网站首页  
孟州市档案信息网
欢迎浏览...
政务
中原经济区 政策法规 业务指导 职称教育
档案科研 档案学会 党建 精神文明 廉政
资讯
通知公告 档案新闻 档案界论坛
档案界维基百科 《档案工作》电子期刊
互动
网上预约服务 馆藏珍品展厅
网上调查 利用天地 档案征集 档案技术
档案文件查阅
已公开现行文件查询 河南数字档案馆
音视频档案 历史记忆 本地沿革
 科技研究
大灾荒年间的孟县灾童救济所
作者:宋志道  更新时间:2011-11-30

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初(1941年夏至1944年春),孟县曾发生了一场历时三年的大灾荒,寇灾、旱灾、蝗灾交集一齐,空前惨烈。关于这场大灾荒,当时的孟县县政府在民国32年(1943年)9月19日的《孟县救灾总报告》中写道:“27年2月至28年5月,敌人曾4次陷孟,均不久即去;30年5月8日,敌人第五次陷孟,每月一扫荡,杀烧之惨,压榨之酷,扰害之甚,为向所未有。……在此敌寇横行之下,天道不仁,旱魃为虐。30年入夏,即行大旱,秋收一成;31年麦收两成,秋禾完全旱干;32年旱灾之外,益以蝗灾,麦收不及两成,秋禾全被啮食。人民北上山(太行山、中条山),则山已封锁;南渡河,则河口封锁;向豫东逃难者甚多;余则困守家宅,无以为计。预计至明年麦收尚有十个月之遥,今后救灾工作,尚须作极大之努力。”

关于全县的受灾实况,《孟县救灾总报告》是这样记述的:“全县计分六区,第一、二、三区沿蟒河两岸,虽有井可以灌溉,但为数甚少,有时蟒河干涸,第四区全在岭上,根本无可灌溉,所以本县全系旱灾区域。以灾情轻重言,第四区为最重,五、六两区次之,三、二、一区又次之。……”关于当时灾情的具体调查如下:1、寇灾:被敌人残杀死者2573人,伤者352人,被烧毁房屋27208间,被拉肉票309人,被拉去牲口2998头,损失物资约计15300余万元;2、旱灾:本县2100余方里尽为旱灾区域,31年份麦收不及三成,秋禾全枯,因旱灾减少食粮150余万石;本年麦收两成,早秋全枯,因旱减少食粮170余万石;3、蝗灾:本年六、七月间蝗蝻大作,生子生孙,捕杀不尽,秋禾被啮百分之九十五,计五十余万亩,因蝗灾减少之食粮计130余万石;调查全县非救不活之灾民有87563人。

到了民国33年(1944年)春,灾情更加严重。当时的孟县县长张汉英在给河南省第四区行政督察专员张敬忠的电报中称:“本县灾情万分严重,人民除逃难者,其无力外逃者甚多,而十岁上下颠连无告之灾童流为乞丐,哀鸿嗷嗷,殊为可怜。”孟县的灾童救济所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成立的。

1944年1月16日,孟县县政府决定开办灾童救济所,并制定了《孟县灾童救济所组织规程》,其主要内容为:“救济所设所长,下设总务、会计、庶务、管救四股,每股设股长1人。”“本所职员除服务员外,其余均为义务职。”“本所收容灾童暂以50人为限”,“收容灾童不分性别,以6岁以上15岁以下非救不活籍隶本县者为限”,“本所经费及灾童救济费由董事会劝募,并请政府核发。”“本所董事由县政府聘任,监督本所事务,归县政府管辖。”

1944年2月23日,孟县灾童救济所在毛庄民宅组织成立,财委会主任贾培仁被委任为所长;从3月17日的灾童名册中可知,县救济所共收容了76名儿童。这些儿童多为男孩,其中女孩只有3人;年龄大多为8到13岁,最大者为第四区杨毛庄的毛存俭,当时15岁,保送者为所长贾荣生(贾培仁);最小者为所长贾荣生保送的席国泰(落驾头)、县长张汉英保送的杨树兴(小张嘴)和杨兴国(杨毛庄),他们都只有7岁。

并不是所有的灾童都能进入这个救济所的,他们需要有保送人或单位。其中由第二区署保送6人,第三区署保送6人,第四区署保送9人,第五区署保送3人,第六区署保送6人,合计各区署 保送的约30人。除了各区署之外,保养人都是当时县内一些有权势和地位的名人,其中县长张汉英保送12人,所长贾荣生保送4人,大队长张云亭保送7人,县政府刘星堂科长保送6人,刘万钟主任保送2人;此外由汤保长和黄士豪各保送2人,由刘静元主任、乔绶青科长、刘秘书各保送1人,由刘寓五、郝秀山、郝涣溪、赵云鹏、行高位、解德左各保送1人。一般民众保送的灾童则是很难进入灾童救济所的,如西杨村民众何承训、陈挺瑞、张永德等于民国33年3月9日呈文县长张汉英,保送年方十三四岁的刘东海和何胡拉:“该二童无依无靠,身瘦似鬼,面肿如盆,惨状令人怜悯,且上无长兄,下无幼弟,若不即行相救,定饿毙无疑。”“恳请县长施恩,准予灾童刘东海、何胡拉入于灾童养育所维持生命。”县长张汉英批文:“查本县灾童救济所已收容足额,仰候另行设法救济。”

孟县灾童救济所从所长贾培仁到所内总务、管教、庶务、会 计部各部的负责人都是兼职,不领薪金和给养,内部员役中只有专任职员3人和勤务2人,每人每天按公粮1斤烧柴2斤拨给。灾童每日两餐,每餐每人小米两合(2市合,约3两),菜英2两(老秤)。

与此同时,孟县第一区也先后开办了三个灾童收容所,它们是第一区灾童收容所、北缑镇灾童收容所和东韩乡灾童收容所。第一区灾童收容所共收容50人,全为男童,每人每日发口粮玉籽1合(3两),北缑镇灾童收容所开办于33年1月,共收容灾童74名,清一色全系男童,年龄也偏大,十岁以上的占多数,每人每日供给小米1合。东韩乡灾童收容所开办于2月15日,共收容灾童50名,全系男童,他们中多为东韩乡的儿童,也有其他乡和全县其他区的少数灾童,如其中就有5名苏庄的灾童。该所规定每名儿童每日口粮标准为4两(16两秤)。此外,孟县第四区署通过募捐捐粮款的方式,于33年4月2日在石沟举办灾童教养院一所,收容难童60名。

筹措灾童救济所的经费和粮款,是灾童救济所的最大难题。当时的孟县县政府一是向上级政府请求拨款,二是向社会各界募捐。民国33年(1944年)1月7日,孟县县长张汉英曾发电给河南省政府主席李培基和河南省第四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专员张敬忠,请求拨款成立灾童救济所。此后张汉英又多次通过电报和信函,向河南省政府和河南赈济会请求拨款。河南省政府于民国33年3月7日决定一次性补助孟县灾童救济所10万元,然而此项拨款迟迟未到孟县。孟县县政府曾多次去电去函询问催促,可是直到当年5月孟县灾童救济所结束,此款亦未到位。

向上级政府请求拨款之路不通,剩下的也只有向社会各界幕捐。1944年2月11日,由县长张汉英牵头,贾培仁、阎心亭、李炳常、关恒保等20余名社会政要发起救济灾童募捐活动,在募捐启事中写道:“查吾孟数年灾害,历季欠收,人民仓箱告匮,杼柚皆空,家家庚祭频呼,户户罗掘具穷。逃难者辗转异乡,或将终身不返;困守者行乞道途,亦多奄奄待毙。更有孤儿孤女,无父无母,伶仃孤苦,无以为生。当此冰天雪地,行为乞丐,流作饿殍,哀鸣嗷嗷(之时),虽千呼万唤,亦多无人周急。英等目击于此,情实为不忍坐视,拟设所收容救济,而款粮缺乏,无从办理。窃思谁无子女?谁无骨肉?似此情形,能不同情?素佩阁下乐善好施,胞与为怀,定能大发慈悲,慨解义囊,使  弱息,尽沾涓涓之惠;嗷嗷哀鸿,得免饥寒之苦,救仳离于沟壑,登残子于春台,皆阁下之所愿也!”

然而由于连续几年的灾荒,孟县城乡已是十室十空,向社会募捐十分困难,开始只募集到13000多元。那么孟县灾童救济所是如何维持的呢?我们在当时档案中查到了关于灾童救济所经费筹措的记录:“前交专署公粮存余4000斤(40市石),扣价约16万元,扣徐垫支支队经费6万元,下余10万元作为挹注。以上两项约11万3千元,预计三个月按五十人计,约需20万元,不敷之数公推贾主任委员募集。”4000斤公粮余存变价,是孟县灾童救济所经费的主要来源。

在孟县灾童救济所整个开办期间,最大困扰一直是经费问题。民国33年4月7日,孟县灾童救济所所长贾培仁呈文称:“查本所经费,原无的款,均为临时设法募集。自开办以来,仅收到募捐9万元,盐行捐13000元,苗文秀乐捐25000元,除支仅存洋2万余元,尚不敷维持半月之用。刻距本所麦熟结束期尚有40余日,仍需款10万元,方可维持到底。”

民国33年的5月,在经过了三年寇、旱、蝗、水灾害的摧残之后,孟县人民终于盼来了一个丰收季节。那年的小麦长得特别好,到处是麦浪滚滚,一片金黄。孟县在重重困难中开办的几所灾童救济所,也完成了它们的历史使命。33年5月24日,孟县灾童救济所所长贾培仁呈文:查二麦行将成熟,人民生活日渐好转,本所为经费所限,亦未能继续维持,故于5月24日遣散,令其自顾生活,……”

孟县在灾荒最惨烈的岁月开办的几所灾童救济所,从饥饿的虎口里夺回了300多个灾童的性命。尽管和死于灾荒的成千上万个儿童相比,300多个只是很小的一个数目,也的确难能可贵。今天我们回头看这段历史,无论从那个角度来讲,孟县在大灾荒年间开办的几所灾童救济所都是一个善举,它应该载入孟县的史册。

  

地址:郑州市金水路18号 邮政编码:450003 电子邮箱: hndafgc@126.com
版权所有 河南省档案局 豫ICP备11015203号-1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