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武陟县档案信息网
欢迎浏览...
政务
中原经济区 政策法规 业务指导 职称教育
档案科研 档案学会 党建 精神文明 廉政
资讯
通知公告 档案新闻 档案电子期刊
中原经济区专题档案
互动
网上调查 馆藏珍品展厅 民国徽章展
利用天地 档案征集 档案技术
档案文件查阅
已公开现行文件查询 开放档案目录
音视频档案 历史记忆 本地沿革
 党史人物
高风亮节留人间——梁琨略传
作者:李雪芹   更新时间:2018/9/25

 

  梁琨,字毓亭,男,汉族,1915年出生于武陟县北小段村一个农民家庭,1935参加革命,中共党员。1938年组织工人抗日游击队,任指导员。后任太行南区工委委员和修武县工委委员,1944年2月壮烈牺牲。

  在1938年初的抗战高潮中,抗日宣传组织遍地崛起。当时,在武陟抗敌后援会里工作的共产党员梁琨组织了抗敌后援队,为扩大抗日宣传,又组织了武陟县抗日宣传队,他任副队长。为把爱国青年团结在党的周围,还成立了武陟县抗日民族先锋队,他任组织委员。

 梁琨亲自带领宣传队员奔走于城镇、乡村之间,写标语,开群众会讲演,到处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在宣传发动的基础上,木栾店周围的仲许、马曲等村,县西的小高、小董、磨庄一带,很快组织起一支支农民抗日自卫队。

 当时,国民党宋哲元部下有一支抗日部队,孤军抗战,因无援助,退到武陟,一些伤员住在十四中学和育英小学。梁琨带领“后援队”成员前去热情慰问,帮助换药,向战士演唱抗日歌曲,他们的爱国热情,对抗日战士鼓舞很大。

 在爱国青年中,梁琨很重视组织发展工作,经常组织“民先”成员到木栾店花店街的一个小院里阅读革命书籍,不少青年看了“毛泽东自传”、“朱德自传”、“中国的新西北”、“抗日战争的游击战术”等书,受到了革命的熏陶,他把够党员条件的李乃华、刘发之等进步青年,介绍给地下党员负责人薛为余,先后接收他们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8年3月,“温、孟、修、博、武陟民运联合处”派工人李乃华到成兴纱厂搞武装。临行前,在“联合处”工作的梁琨将一封介绍信交给他,向他交待:“工人阶级是革命的骨干,是共产党的主力,组织工人队伍更重要,更有前途……”李乃华到了纱厂,组织了十几个人参加的工人纠察队。后来,梁琨也到纱厂帮助工作,加强对工人纠察队的领导。为防止日寇到来工人失业挨饿,经多次说理斗争,迫使厂方给每个工人预发了三至五捆棉纱和五块银元,使广大工人跟着共产党参加抗日的劲头更大了,工人纠察队很快发展到80多人。他们为保卫工厂,向厂方要了18支德国造的“老套筒”,还打了一些大刀、长矛。每天上操训练,站岗放哨,查汉奸,抗日的情绪非常高。

 日军一天天逼近,厂方怕日军飞机轰炸,竟在工厂上空悬挂德国法西斯旗。为了祖国的尊严,梁琨和李乃华等人再三与厂方进行斗争,迫使厂方取下了那面法西斯旗。

 4月间,129师386旅补充团来木栾店锄奸,驻进了纱厂。在补充团的帮助下,工人纠察队迅速发展到100多人,随即整编为工人抗日游击队,太行南区游击司令员刘子超任命梁琨为指导员。

  这支年轻的工人队伍一成立,焦作、修武的敌人就视为眼中钉,曾多次来袭击,企图将这支工人队伍消灭在摇篮里。一次,日伪军突然偷袭过来,又是炮轰,又是用机枪扫射,纱厂附近,沁河堤上,硝烟弥漫。这时,没有战斗经验的工人战士惊慌失措,梁琨迅速把工人战士从纱厂的西便门带出去,顺沁河堤跑步到达小原村,隐蔽在路旁的壕沟里待命。他带领五个有经验的战士,一溜烟地绕道钻进苍松翠柏的孙家坟里,瞄着敌人的屁股打起来。敌人摸不着头脑,急忙调转枪口,向坟地乱打了一阵,便拖着几具尸体向东北方向仓惶逃窜。

 7月间,129师决定把工人抗日游击队调到师部。在一个漆黑的夜里,师部派来一个营的兵力掩护,梁琨率领工人抗日游击队悄悄地越过了敌人的封锁线——道清铁路,到达修武县的大东村。经过十多天的训练,梁琨将自己组织的工人阶级队伍交给了129师,正式编入了师部特务营(警卫连)第四连,工人战士光荣地佩上了八路军的臂章。

  1943年,梁琨在牛文庄以教学作掩护做地下工作,为搜集各方敌情,分化瓦解敌人,他结拜了“8大弟兄”,这些弟兄有4个在皇协军里,有3个在杂牌队里。“8大弟兄”之一的冯士合,原是国民党8支队的士兵,梁琨看他为人老实,有正义感,就引导他走向革命道路。

  1944年2月2日,修武独立营根据梁琨提供的情报,派连长曲鸣岗率领一个排,连夜奔袭30多里,到达武陟境内,兵分两路,一路去薛小段,起10支队隐藏的枪支;另一路由梁琨带路去庙小段,捉拿罪恶累累的10支队副队长王永堂,部队悄悄将王永堂的房子围住。冯士合把手榴弹捆在一起,曲连长一挥手,手榴弹在屋里爆炸了。梁琨和战士们冲了进去,活捉了王永堂,准备在黑漆之夜把他除掉。

  梁琨和冯士合约定过罢年初五重上太行山。哪知那天黑夜没把王永堂打死。初五一早,下着鹅毛大雪,梁琨正在劈柴,不料被敌人抓住,吊在胡同口的槐树上,王永堂恶狠狠地用手枪把梁琨的额头戳的順脸流血。梁琨坚强不屈,王永堂恼羞成怒,令匪徒将锅盆碗灶全砸烂,屋里的东西全部装上马车,连同他的母亲和两个儿子也带走了。路上王永堂继续凶恶地问:“八路军在哪里?枪放在哪啦?……”梁琨望着洁白的雪花,一句也不答。为了掩护群众,他做好了为党献身的准备。当马车行至陈堤村东路旁水井边时,他以解手为名下了车,乘敌不备,纵身跃入井里,壮烈牺牲,年仅29岁。

友情链接
地址:郑州市金水路18号 邮政编码:450003 电子邮箱: hndafgc@126.com
版权所有 河南省档案局 豫ICP备1101520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