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武陟县档案信息网
欢迎浏览...
政务
中原经济区 政策法规 业务指导 职称教育
档案科研 档案学会 党建 精神文明 廉政
资讯
通知公告 档案新闻 档案界论坛
档案界维基百科 《档案工作》电子期刊
互动
网上预约服务 馆藏珍品展厅
网上调查 利用天地 档案征集 档案技术
档案文件查阅
已公开现行文件查询 河南数字档案馆
音视频档案 历史记忆 本地沿革
 历史时空
解读 《道光武陟志》 (之四十六)
作者:杜振乾  更新时间:2014-2-20

,邑人王化鹤序曰:

宇内之州有九,而豫其一;豫之郡有八,而怀居其一;怀之县有六,而武居其一。武于怀,号蕞尔邑;其于豫、于宇内,又不啻弹丸黑子矣。欲以邑之所有、志之所纪,于怀、于豫、于宇内较重轻焉,势必不能。然谓邑之所有、志之所纪,于怀、于豫、于宇内无关重轻焉,势又不可。

昔三代之班爵2土也,大小相维,犬牙相制,彭、濮、微、卢,咸登王朝之版;邶、鄘、唐、魏,并陈列国之风。畴谓藐,兹一同,遽可略而弗详欤?我国家混一寰区,幅员既广,将总宇内职方3,汇为成书。而我大中丞阎公,复辑郡邑纪载,纂成豫志,以赞襄盛典。邑令甘公奉令唯谨,力肩其事,博采文献,设馆编辑。武虽僻壤,亦为方百里。茅土4攸分,广袤以陈,则有疆域;土宇5既奠,经始聿新,则有建置;任土则壤,惟正以成,则有赋贡;土爱心臧,养立教养,则有典礼;政教修敷,得人以理,则有官师;治化翔洽,人文蔚起,则有选举。有人物,有艺文之数者,何非邑之所有?何非志之所当纪者?独是。

武之旧志,多所缺略;近今之事,失于记载。考之弗确者,不足征信于前也;载之不实者,不足传信于后也。时异势殊,或昔无而今有,或昔有而今更者,不可因陋守残,而阙焉罔稽也。是役也,宁严勿滥,考之确矣;宁直勿诬,载之实矣;宁覈勿漏,稽无关矣。而予于此,更有进焉,志疆域,非徒览境物也,将以图保定也;志建置,非徒侈土木也,将以昭创垂也;志赋贡,非徒便催科也,将以示调剂也;志典礼,非徒列仪制也,将以责优敷也;志官师,非徒纪姓字也,将以垂鼓励也;志选举,志人物,志艺文,非徒荣车服,阐幽芳,飓翰墨也,将以彰灵秀之所钟毓,英华之所焕发,而培养笃厚之勿替也。其于考古证今,彰往诏来,庶几有裨乎!

予以养疴里门,不预外事,独乃嘉兹盛举,勉携铅椠6,从诸君子后,以乐观厥成。将以邑之所有、志之所纪,登之于郡,则为怀之所有;进之于省,则为豫之所有;厕之于九州,则为宇内之所有。一日者,圣天子南面,而陈方物,披舆图,武邑虽小,亦得附登版陈诗之末。而窃比于彭、濮、邶、鄘之义,即谓蕞尔、弹丸,竟于怀、于豫、于宇内,较重较焉,亦无不可。予备员史职,又将珥笔7而飏8其盛矣。

 

1.蕞尔:形容小(多形容地区小)。

2.班爵:颁授爵位。晋袁宏《后汉纪 •献帝纪一》:“天下裂土班爵,所以庸勋也。”

3.职方:犹版图。泛指国家疆土。

4.茅土:指王、侯的封爵。古代分封王、侯时,用代表方位的五色土筑坛,按封地所在方向取一色土,包以白茅而授之,作为受封者得以有国建社的表征。

5.土宇:乡土和屋宅。

6.铅椠(qiàn):古代用以书写的文具。铅,铅粉笔,用以写字。椠,古代尚未书写的木板、木片。

7.珥(ěr)笔:古代官吏、谏官入朝,或近臣侍从,把笔插在帽子上,以便随时记录、撰述。

8.飏(yáng):同“扬”。扬举。

 

乾隆二十年,武陟县知县查开重修志序曰:

图志之作,所以辨邦域都鄙,人民财用之数,而其先后缓急与轻重之序,则又因乎其时。武陟之河防,关于国计民生甚钜。田赋,则赋役全书己备载之,宜详而详,宜略而略,此其大凡也。然而不捃摭1,则失之疏;不修饰,则失之芜,皆不足以信今而传后。余之固陋,何敢轻言作志?又何敢轻言作叙?而不能己于言者,盖深有感于事之成不成,系乎天,亦系乎人,而不可强也。

归安2临度陆公,为先大夫3同年好友,其宰仪真也。始到官,蓄意修志,逾年而未克举。会己得征,因汲汲成之。其自叙有云:国有史,郡邑有志,推极论之,三才之道备,千载之迹存,非细故也。余之蓄意修志,妄希陆公,乃志未成而解组4,自悔蹉跎,而犹幸王侯牧之能任此事也。盖亦知此事之有裨于政理,而非徒视为具文也。且以成人之美,不欲败于垂成,其立心之厚为何如邪!侯之世家贵胄,学有本源,衡鉴精而化裁定,又能取贤以共相商榷,信之专而任之重,其识量已过人远矣。

前明李公日茂,青县进士,自修武调武陟,刚断有为,迁擢御史,通志载之。武陟县志,自李公。虽卷帙不全,余从邑人购得一册,珍惜之深,盖无异残碑断碣也。今王侯以进士出宰,由修武调繁,皆与李同,其刚断有为,亦略相如,而重修县志,更可谓前辉而后映焉!

世尝言:古,今人不相及。由今观之,同邪?否邪?乃余重有慨者,则以六十余年不修之志,而一旦告成,待其人不可谓非天也。六十余年之中,如余之欲为而不能成,又岂少也哉?三载之考犹虚,百里之寄己负,此余之愧也。千载之迹犹存,三才之道已备,则余之志焉而未逮者也。若夫详略合宜,则余亦尝论及之,而不滥不遗,且无疏芜之病,可以泯议息哗,则又余所为,王侯称庆者也。是为序。

 

1.捃摭:摘取;搜集。

2.归安:古县名,在今浙江省湖州市。

3.先大夫:犹先父。

4.解组:解下印绶,谓辞去官职。组,印绶。

  

乾隆二十一年,武陟县知县王靖续成查志序曰:

怀县之昉自覃怀,称名最古;陟州之复为武陟,沿袭至今。编入版图,正在大河畛1上;辑成县志,盖从万历年间。昭代重修,尚馀蠹简2;才人继起,岂乏鸿文?乃堂上鸣琴3,难得翻书之暇;虽窗间弄笔,每嫌判牍之忙。梨枣犹存,豕鱼不改;暂时煤印,常日尘封。惟晋谒上官,执简俨如载贽;而视为俗例,抢残却亦贻羞。当此车同、书同、行同,修志己成一统;因其见异、闻异、传异,作史必具三长。代是唐虞4,祗觉升平有象;地非杞宋5,敢云文献无征。此查侯为政心闲,纷披朱墨,而沈子陈书手订,罗列丹铅者也。

惟余调任以来,非无采访,且人乐观是举,颇有因缘。物换星移,嘉绩虽多湮没;云蒸霞蔚,奎章正复辉煌。仰目观于天文,俯以察于地理,当思人事之宜修;下以贡诸朝庭,上以沛诸田野,亦望物生之善养。考累朝之沿革,都盛世之规模,昔以冲繁,近多建置。嗟哉城阙,尚期俗易风移;仰止宫墙,正喜礼明乐备。荐馨香于祠墓,岂惟入庙而敬?过墟而哀,表形胜于山川,又将望古而思,登高而赋。嘉祥协应,赋役平均,方幸黄沁之安澜,而堤岸频修,河防为重;且置邮亭于宁郭,而刍粮多费,驿缺宜裁。学古入官,每念服官之不易;明经取士,可知造土之甚难。备载志书,用垂法戒。即此官师、选举,又分名宦、乡贤。至如人物、艺文,亦具言坊行表。叹贞姬6之守礼,旌其节以发潜;仿太史之陈诗,诚其馀以备采。总期慎重,罔敢怠荒。述所闻而质所疑,略同论赞;言之重而词之复,不赘姓名。文书烛治之余,再加披览;燕寝香凝而后,三复思维。夫以旧令尹草创于前,新令稍加补辑;且以郡志书纂修在迩,县志急欲雕镌。大惧因循,尚虞疏漏。奉远猷以辰告,宣圣谕以寅虔。宸居7之宵旰忧勤,智周海宇;宪府8之旦明惕厉,念切封疆。此兆姓所共闻,亦小臣所谨凛者也。

忝焉从政,漫言政事之繁;偶尔谈文,深愧文章之短。若夫艺林有曜,赖哲匠以增华;亦惟宾馆无私,惩陋儒之失实。许谁谤议,转自惭惶;不揣荒芜,聊题骈语。以抒腷臆9,即当弁言10

 

1.畛(zhěn):界线,分界。

2.蠹简:损坏的竹简(书)。蠹,坏。

3.鸣琴:弹琴,指以礼乐教化人民,达到“政简刑清”的统治效果。旧时常用做称颂地方官的谀词。

4.唐虞:唐尧和虞舜的并称。亦指尧与舜的时代,古人以为太平盛世。

5.杞宋:杞地和宋地。成语“杞宋无征”,指资料不足,不能证明。《论语 •八佾》:“夏礼吾能言之,杞不足征也;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征也。足,则吾能征之矣。”

6.贞姬:春秋楚白公胜之妻。汉刘向《列女传楚白贞姬》:“白公死,其妻纺绩不嫁……吴王贤其守节有义,号曰‘贞姬’。”后亦泛称贞节女子。

7.宸居:指帝王居住或帝王居住之所。

8.宪府:指总督和巡抚衙门。

9.腷臆:同“愊臆”。因哀愤忧愁而气郁结。

10.弁言:弁,古代的一种帽子。因谓冠于书籍卷首,相当于前言或序文一类的文字为弁言。

 

地址:郑州市金水路18号 邮政编码:450003 电子邮箱: hndafgc@126.com
版权所有 河南省档案局 豫ICP备11015203号-1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