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武陟县档案信息网
欢迎浏览...
政务
中原经济区 政策法规 业务指导 职称教育
档案科研 档案学会 党建 精神文明 廉政
资讯
通知公告 档案新闻 档案界论坛
档案界维基百科 《档案工作》电子期刊
互动
网上预约服务 馆藏珍品展厅
网上调查 利用天地 档案征集 档案技术
档案文件查阅
已公开现行文件查询 河南数字档案馆
音视频档案 历史记忆 本地沿革
 历史时空
解读 《道光武陟志》 (之三十七)
作者:杜振乾  更新时间:2013-10-28

武陟县志卷二十四

武陟县知县王荣陛纂辑

名宦志

古今善言吏能者有曰:“日计不足,月计有馀,旨哉!”何其言之博而永也?夫千室之情难惬,一宰之秩甚卑,不获于上,则化行必挠;不治于下,则令出多阂。然欲眩才以邀进、违道以干誉,虽受称于当时,而蔀屋1之下,每含抑而不伸;朴愿之民,或腾嚣而轻侮。所益者微而所失者大矣!惟其款悫2御物,临之以庄,有仁恕之实,而勿务其名;有刚简之能,而勿邻于刻。补偏救弊,立法申劝,兴文教以启其蒙,敦本业以固其志。《诗》云:“恺悌3君子,民之父母。”斯之谓也。赵伯阳4为怀令,收诘5大豪,抗违权贵,不畏御,以抚良弱;员荣期6初为下尉,而忘身恤灾,德厚量溥,固廊庙之器也。有二公之志而因时以植政,庶无忝于厥职,异乎饰智惊愚者矣。

注释

1.(bù)屋:草席盖顶之屋,指贫者所居。

2.款悫(què):款,诚恳、恳切。悫,恭谨,诚实。

3.恺悌(kǎi tì):和乐平易。

4.赵伯阳:即赵熹(前4年—80年),东汉初期大臣,字伯阳,南阳郡宛县(今河南南阳)人。更始帝时,任郎中、拜王威偏将军。光武帝时,历任简阳侯相、平林侯相、怀县令(公元41年前后),迁平原太守。建武二十七年(公元51年)拜太尉。汉明帝永平元年(公元58年),封节乡侯,后因事免太尉。汉章帝时,升任太傅,录尚书事。建初五年,卒,谥正侯。

5.诘(jié):责罚。

6.员荣期:即员半千(621—714),字荣期,唐代齐州全节(今章丘)人。自幼熟通经史,唐高宗咸享间(670—674),连中八科制举,授武陟县尉。逢连年旱灾,他建议县令赈济灾民,不从。后趁县令外出之机开仓放粮,百姓稍免饥馁(něi)。怀州刺史郭齐宗因此将其下狱。后河北道存抚使薛元超巡查至此,无罪释放。后历任弘文馆直学士、正谏大夫、棣州刺史、淳州、蕲州刺史、崇文馆学士等,封平原郡公。晚年辞官、定居于尧山、沮水间,享年94岁。

 

后汉

赵熹,光武中为怀令,大姓李子春,豪猾为患,有二孙杀人。熹下车闻之,即穷诘其奸,收考子春,二孙自杀。京师为请者数十,终不听。时赵王良疾革1,车驾2临视,问所欲言,王举熹收子春事,愿乞其命。帝曰:“吏奉法律,不可枉也。”其年擢熹平原太守。

注释

1.疾革: 病情危急。

2.车驾:指光武帝。

虞诩,字升卿,陈国武平人也。祖父经,为郡狱吏,案法平允,务存宽恕,每冬月上其状,恒流涕随之。尝称曰:“东海于公1高为里门,而其子定国卒至右相2。吾决狱六十年,虽不及于公,其庶几乎?子孙何必不为九卿邪?”故字诩曰升卿。辟太尉李修府,拜郎中,邓骘兄弟以诩异其议,因此不平,欲以吏法中伤诩。后朝歌贼3宁季等数千人攻杀长吏,屯聚连年,州郡不能禁,乃以诩为朝歌长。故旧皆吊诩曰:”得朝歌何衰!”诩笑曰:“志不求易,事不避难,臣之职也。不遇盘根错节,何以别利器乎?”始到,谒河内太守马棱,棱勉之曰:”君儒者,当谋谟庙堂,反在朝歌邪?”诩曰:“初除之日,士大夫皆见吊勉。以诩筹4之,知其无能为也。朝歌者,韩魏之郊,背太行,临黄河,去敖仓百里,而青、冀之人流亡万数,贼不知开仓招众、劫库兵、守成皋5,断天下右臂,此不足忧也。今其众新盛,难与争锋,兵不厌权,愿假辔策6,不令7有所拘阂而已。”及到官,设令三科以募求壮士,自掾吏8以下,各举所知,其攻击9者为上,伤人偷盗者次之,带丧服而不事家业为下。收得百馀人,诩为飨会,悉贳10其罪,使入贼中,诱令劫掠,乃伏兵以待之,遂杀贼数百人。又潜遣贫人能缝者,佣作贼衣,以采綖11缝其裾12为识13,有出市里者,吏辄擒之。贼由是骇散,咸称神明。迁怀令。后羌寇武都,邓太后以诩有将帅之略,迁武都太守,引见嘉德殿,厚加赏赐。(《后汉书·列传14》)

注释

1.东海于公:东汉东海郯人,系汉相于定国之父,曾任县狱吏、郡决曹。他精通法律,治狱勤谨,以善于决狱而成名,无论大小案件,他都详细查访,认真审理,因之“每决而无恨”。

2.右相:《后汉书》作“丞相”。

3.“诩。后朝歌贼”:原刻为“诩为朝歌长”,且此五字较他字为大,《后汉书》作“诩。后朝歌贼”,原刻当为看错行而误,因后边紧接有“诩为朝歌长”一句。

4.筹:《后汉书》作“(zhōu)”,通“筹”。

5.成皋:《后汉书》作“城皋”。

6.愿假辔策:《后汉书》作“愿宽假辔策”。辔策,比喻控制的工具。

7.不令:《后汉书》作“勿令”。

8.掾(yuàn)吏:为副官佐或官署属员的通称。

9.攻击:《后汉书》作“攻劫”。

10.贳(shì):宽纵,赦免。

11.(xiàn):古同“线”。

12.裾(jū):衣服的前襟。

13.识:《后汉书》作“帜”。

14.“书·列传”:原刻不清,据义补。

潘岳、字安仁,荥阳中牟人也。祖瑾,安平太守;父芘,琅邪内1史。岳少以才颖见称,乡邑号为奇童。早辟司空太尉府,举秀才。才名冠世,为世所疾,栖迟十年。出为河阳令。转怀令。时以逆旅2废农,奸淫亡命,多所依凑,败乱法度,敕当除之。十里一官摛3,使老小贫户守之,又差吏掌主,依客舍收钱。岳议曰:“谨案;逆旅久矣,其所由来也,行者赖以顿止,居者薄收其直,交易贸迁,各得其所。官无役赋,因人成利,惠加百姓而公无末费。《语》曰:‘许由辞帝尧之命,而舍于逆旅。’《外传》曰:‘晋阳处父过宁,舍于逆旅。’魏武皇帝亦以为宜,其诗曰:‘逆旅整设,以通商贾。’然则自尧到今,未有不得客舍之法。唯商鞅尤之,固非圣世所言也。方今四海会同,九服纳贡,八方翼翼,公私满路。近畿辐辏,客舍亦稠,冬有温庐,夏有凉荫,刍秣4成行,器用取给。疲牛必投,乘凉近进,发槅写鞍,皆有所憩。又诸劫盗皆起于回绝,止乎人众。十里萧条,则奸轨生心;连陌接馆,则寇情震慑。且闻声有救,已发有追,不救有罪,不追有戮,禁暴捕亡,恒有司存。凡此皆客舍之益而官摛之所之5也。又行者贪路,告籴6炊爨7,皆以昏晨。盛夏昼热,又兼星夜,既限早闭,不及摛门。或避晚关,迸逐路隅,祗是慢藏诲盗之原。苟以客舍多败法教,官守棘摛,独复何人?彼河桥、孟津,解券输钱,高第督察,数入校出,品郎两岸相检,犹惧或失之。故悬以禄利,许以功报。今贱吏疲人,独专摛税,管开闭之权,籍不校之势,此道路之蠹,奸利所殖也。率历代之旧俗,获行留之欢心,使客舍洒扫,以待征旅择家而息,岂非众庶容容之望。”请曹列上,朝廷从之。岳频宰二邑,勤于政绩,调补尚书度支郎,迁廷尉评。(《晋书·本传》)

注释

1.内:原刻不清,据《晋书》补。

2.逆旅:旅店。逆:古语中为“迎接”。 旅:旅人、行者。

3.(chī):铺陈。

4.刍秣:牛马的饲料。

5.之:当为错刻。《晋书》作“乏”。

6.告籴(dí):请求买粮。

7.炊爨(cuàn):烧火煮饭。

元魏

司马昇,字进宗,河内温县人,晋之苗裔。孝昌间1除怀县令。莅政未几,礼教大行,盗息奸藏,令行禁止,怀邑之民咸称良翰。卒于任,归葬于温,其墓志铭有云:“虽牛刀耻鸡,且锦游乡里。”又云:“如冰斯洁,如玉之温。”“帝嘉明德,作邑怀城,义风烟舒,道化云行。”当时循良之誉,亦可见矣。

注释

1.孝昌间:北魏孝明帝元诩年号(525—527)。

李育德1,祖谔,仕隋通判2刺史,为名臣。世富于财,家僮百人。天下乱,乃私完械甲,婴3武陟城自保,人多从之,遂为长。剧贼来掠,不能克。隋亡,与柳燮等归李密,私署总管。密为王世充所破,以郡来降,即拜陟州刺史。兄厚德,自贼所逃归,度河复被执。贼使召育德,阳许之,故兄不死。贼帅段大师45裨校以兵守厚德,阴得其欢,乃与州人贾慈行谋逐贼。慈行夜登城呼曰:“唐兵登矣!”厚德自狱拥群囚噪而出,斩长史,众不敢动,大师缒6城走。即拜殷州刺史。厚德省亲,留育德以守,引兵拔贼河内堡三十一所。世充怒,悉锐士攻之,城陷,犹力战、与三弟皆殁。(《唐书·忠义传》)

注释

1.李育德:《唐书》在“李育德”后有“赵州人”一句。

2.通判:当为误刻。《唐书》作“通州”。

3.婴:环绕。

4.阳许之:表面上答应。

5.“度河复被执……贼帅段大师”:原刻不清,据《唐书》补。

6.命:《唐书》作“令”。

7.缒(zhuì):用绳子拴着往下放。

员半千,字荣期,齐州全节人。其先本彭城刘氏,十世祖凝之,事宋,起部郎,及齐受禅,奔元魏,以忠烈自比伍员,因自1姓员,终镇西将军、平凉郡公。半千始名馀庆,生而孤,为从父鞠爱,羁丱2通书史。客晋州,州举童子,房玄龄异之,对诏高第,已能讲《易》、《老子》。长与何彦先同事王义方,以迈秀3见赏。义方常曰:“五百岁一贤者生,子宜当之。”因改今名。凡举八科皆中。咸亨中上书自陈:“臣家赀不满千钱,有田三十亩,粟五十石,闻陛下封神岳,举豪英,故鬻钱走京师。朝廷九品无葭莩亲,行年三十,怀志洁操,未蒙一官,不能陈力归报天子,陛下何惜玉陛方寸地,不使臣披露肝胆乎?得天下英才五千,与榷所长,有一居先,臣当伏死都市。”书奏,不报。

调武陟尉,岁旱,劝命4殷子良发粟赈民,不从。及子良谒州,半千悉发之,下赖以济。刺史大怒,囚半千于狱。会薛元超持节渡5河,让太守曰:“君有民不能恤,使惠出一尉,尚可罪邪?”释之。俄举岳牧。后以弘6文馆学士出为濠、薪二州刺史。半千不颛任吏,常以文雅粉泽,故所至礼化大行。睿宗初,召为太子右谕德,仍学士职。累封平原郡公。(《唐书·列传》)

注释

1.自:《新唐书》作“赐”。

2.(jī guàn):犹羁角。,儿童发髻的样式。因以指童年。

3.迈秀:超逸秀拔。

4.命:原刻如此,当为“令”之误刻。《唐书》作“令”。

5.渡:《唐书》作“度”。

6.弘:原刻为“宏”。

仇悆1,字泰然,益都人。大观三年进士,授邠州司法,谳狱2详恕,多所全活。为邓城令,满秩,耆幼遮泣不得去。徙武陟令,属朝廷方调兵数十万于燕山,悆馈饷3毕给。时主将纵士卒过市掠物,不予直,他邑官逃避,悆先期趣备,申严约束,遂以不掠。已而悆送运饷于涿州,大军溃于卢沟河,囊橐4往往委以资敌,悆间关营护,无一豪弃失。调高密丞,积官至左朝议大夫,爵益都县伯。卒,赠左通议大夫。(《宋史·列传》)

注释

1.(yù):本义为喜悦。

2.谳(yàn)狱:审理诉讼;审问案情。

3.馈饷:即饷馈,军粮。

4.囊橐(náng tuó):盛物的袋子。

张宽,南阳舞阳里人。至元三年秋禾将熟,有蝗自东来,宽仰天祝曰:“宁杀县尹,毋伤百姓。”俄有鱼鹰群飞啄食。《元史》载之,百姓有去思碑。

屠任,字彦仁,浙江嵊县人。洪武中由儒士任,尝作教民榜文,劝以力田、孝弟、崇俭、务学,民蒸然向化。比满,相率请留,诏留,食六品俸,仍掌县事,寻擢邢部主事。

王玺,字廷用,初任武陟训导,天顺间迁邑令,兴废革弊,除盗安民,擢御史,邑人立祠,钱鹤滩1为之记。

注释

1.钱鹤滩:即钱福(1461—1504),明代状元,字与谦,因家住松江鹤滩附近,自号鹤滩。南直隶松江府华亭(今上海松江)人,吴越国太祖武肃王钱缪之后。弘治三年进士第一,官翰林修撰,三年告归。诗文以敏捷见长,有名一时,根据文嘉诗文修改的《明日歌》流传甚广。著有《鹤滩集》。

牛天麟,在任时流贼猖獗,能修城饬守御,贼不敢犯,民赖以安,内迁监察御史。

谭鲁,缮城修学,作士劝农,有惠政。民立生祠祀之,擢监察御史。

于藁,劝农课士,筑堤缮城,催科不掠,储积且备,调稷山令,百姓泣涕送之。

任芹,为政宽猛适宜,锄奸革弊,救荒训农,恤鳏寡、招流移,讼简民安,升吏部主事,百姓建生祠奉之。

窦钦,字子敬,号少衡,诸城人。捐修学校,开垦荒田,招抚逃移,以恺悌慈祥,与民休息,去后而民思之,万历年间请于孟县刘中丞思问譔碑记而立祠祀之,碑记有云:“吏皆严酷,而独以宽和,盖惠人也。”

秦之英,字子才,三原人。万历三十四年,由选贡任武陟令,讲学明经,解释《圣谕》,并绘图勒石,修文庙、创书院、设义学,建求言楼,立题名碑,缮完东城门及预备仓,捐赎清徭,治先体要,不愧循良。

李日茂,自修武调武陟,时饥馑疾疫,又河工肇兴,供亿甚繁,殚力调停,民赖以生。公事馀闲,辑成县志,至清丈地亩高下悉其自裁。坰牧效原,轮蹄几遍,争石堤于节使之前,指画谆恳,事已成而中止。擢御史,去之日,老幼攀辕泣涕,士民至今犹颂德弗衰,曾请祀名宦,不果行。

郭腾跃,号图南,高阳举人,知武陟县,捐俸救荒,全活甚众,征解不藉里甲,漕粮自行办买,课士劝农,阖邑戴德,立祠祀之。

王兴,长治举人,知武陟县,廉明严肃,人不敢干以私。升巩昌府同知,士民立碑,图像,建生祠。

丁泰运,崇祯中由进士任,加意课士,人文振起,调河内。值寇变被执,不屈遇害。

张问仁,崇祯中由岁贡任教谕,铸祭器,振士风,立题名碑,课文讲学,卓然师表。有恶少杨某投献藩府,肆害乡曲,至挞人于市且立毙,长史莫敢谁何。问仁率诸生倡言于当道,立正法。先是沁城每岁采办苦累,问仁倡议建置,一劳永逸,得除其弊,民赖以苏,后以报最擢真定通判。

国朝

李之翰,字书田,江南宿州人。顺治十五年知武陟县,有大政,必合绅士里老从公酌议,惟恐病民。至修学礼士、恳荒清徭,有循之风焉。

彭际盛,字於斯,四川南充人。康熙五年,知武陟县,邑赋苦积逋,且河决为害,盛锐志安辑,勤筑堤防,厘剔河工诸弊,至振兴学校,尤加意焉。

李承谟,字虞三,辽东监生。父粹然,顺治戊戌1巡按河南,承漠以康熙壬戌2作宰武陟,年甫弱冠,恂恂雅饬,而其中则介然不可犯。或有面谀者,辄正色谢之。每听事极严肃,片言折狱,吏抱文书而已。赋税为急正供,无留难、无苛索,门可罗雀,市人为利者恒闭肆。修沁水桥,自捐赀以备料物,凡米薪刍豆,概不取诸民间,禁胥役勿得下乡。尝因公事之郡,道经邻邑,童叟士女亦皆欢迎,或夜至,则灯火不绝于路,曰:“虽邻宰,实民父母也。”乙丑3,以忧勤卒4于官,阖邑之民相率哭拜,丧归,扶柩哀号震百里,其惠泽及人,至今言之者犹堕泪云。

注释

1.顺治戊戌:顺治十五年,公元1658年。

2.康熙壬戌:康熙二十一年,公元1682年。

3.乙丑:康熙二十四年,公元1685年。

4.卒:原刻为“率”,当为误刻。

刘廷用,号见庵,广东新会人。康熙辛酉1举人,庚辰2春作宰武陟,慈祥而断,清慎而勤,轸念民坚,利兴弊剔。宁郭驿有马棚之役,每岁修盖之费,征求百出,而邑之西北路尤苦需索,猾吏因缘为奸,穷黎奔走惶骇,廷用愀然3曰:“以土瘠民贫之地,当秦晋楚蜀之冲,供应维艰,民不堪命,为民父母,忍坐视而不救乎?”于是痛加裁革,取给于官,万民感之,立石颂德。

注释

1.康熙辛酉:康熙二十年,公元1681年。

2.庚辰:康熙三十九年,公元1700年。

3.愀(qiǎo)然:脸色变得凝重严肃。

朱凛迪,浙江山阴贡生。康熙五十三年任武陟,勤民事、励士习,尝建义学,有记。以河决工烦,不惮辛勤,卒于任。

查开,字宣门,海宁人。乾隆十六年任,廉干有为,虽非甲科,而好以文术饰吏治,延礼髦俊1,敦化颛愚2。见邑志自康熙时修辑,以后无继之者,且旧志亦多芜杂,遂专意纂修,久而方成,颇有剪裁,惜其板毁废,所传颇鲜。

注释

1.髦俊:才智杰出之士,亦作“髦隽”、“髦”。

2.颛(zhuān)愚:愚昧,笨拙。

七十一,满州正蓝旗人,进士。乾隆二十六年任,实心为政,不辞艰剧,凡有益于民生者,皆汲汲为之。惟时黄河有北趋之势,拦黄堰堤工未兴,乃先事预防,筑护城堤千馀丈,经费不敷,辄举廉俸以集事。民为立石,颂其德。

王复,字秋,秀水人,乾隆五十四年任。复早以善诗名海内,毕秋帆中丞1选人《吴会英才集》中,称其才思天授,酬答应机,已足近拟文长2、远方王桀3也。以幕僚推荐,由丞擢令,殊有干济之才。勤于民事,尤喜延奖士类。招聘泰州陈燮4为覃怀书院山长,燮诗文尤工,诲迪青衿,日趋风雅。复好旌别淑慝5、阐扬幽行,闻有孝友节烈之伦,辄为表章其美,纪以咏歌,一时民俗为之兴起。

注释

1.毕秋帆中丞:即毕沅(1730—1797),字纕蘅,一字秋帆,自号灵岩山人。清江苏镇洋(今太仓)人,乾隆进士、状元,历任陕西、山东巡抚,湖广总督。是清代有名的理学家、史学家、文学家,在政治、军事、文学和考证方面都很有成就,治学范围由经史旁及小学、金石、地理。能诗文,有《灵岩山人文集》及《诗集》。又组织编纂《传经表》、《续资治通鉴》等书,成于众人之手。其他撰述,多收入《经训堂丛书》。

2.文长:即徐渭(1521—1593),绍兴府山阴(今浙江绍兴)人。初字文清,后改字文长,号天池山人,或署田水月、田丹水,青藤老人、青藤道人、青藤居士、天池渔隐、金垒、金回山人、山阴布衣、白鹇山人、鹅鼻山侬等别号。明代文学家、书画家、军事家。

3.王桀:字仲宣,三国时山阳郡高平县人。学识渊博,他人所问没有不能回答的。当时原有的礼仪荒废松驰,举建制定各种制度,经常都由王粲主持。

4.陈燮:字理堂,一字澧塘,江苏泰州人。乾隆四十二年拔贡,嘉庆三年举人。壮游京师,毕沅延为上客。尝长武陟覃怀书院,后官泰兴训导、邳州学正,嘉庆十六年(1811)卒。工诗,著有《忆园诗钞》、《忆园词钞》,纂《邳州志》。

5.淑慝(tè):犹善恶。

林岚,字晓岑,宛平人。嘉庆六年任,明敏有为,案无留牍,政声卓然,后擢知彰德府。

姬焜,偃师人,举人,嘉庆十三年官武陟教谕。学粹行端,刚廉不苟,其训也,器识与文艺兼勖,出于恳诚,授引《书》、《传》,人知向方。在职十馀年,学校丕兴,卒于官,士林皆惋叹,以为失名师矣。

地址:郑州市金水路18号 邮政编码:450003 电子邮箱: hndafgc@126.com
版权所有 河南省档案局 豫ICP备11015203号-1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