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武陟县档案信息网
欢迎浏览...
政务
中原经济区 政策法规 业务指导 职称教育
档案科研 档案学会 党建 精神文明 廉政
资讯
通知公告 档案新闻 档案界论坛
档案界维基百科 《档案工作》电子期刊
互动
网上预约服务 馆藏珍品展厅
网上调查 利用天地 档案征集 档案技术
档案文件查阅
已公开现行文件查询 河南数字档案馆
音视频档案 历史记忆 本地沿革
 历史时空
解读 《道光武陟志》 (之三十五)
作者:杜振乾  更新时间:2013-10-15

文林郎江南萧邑令徐公传

徐公讳大生,字乾如,功昌府推官宜绳公之仲子也。承家学之渊源,根柢深邃,复能博涉经史,总角1行文,有凌云之气。康熙丁巳,特恩开科,为破格求才之盛典,公由廪贡,褒然高举,筮仕江南徐州萧邑。甫下车,留心利弊,因叹“两河2淤塞,沟洫3未兴,旱涝俱困,伤哉民也!如之何不赋《黄鸟》4。”他务未遑,急请上宪疏通开浚,由是困顿者安全之,流亡者召集之,四境帖然,诵德者皆谓已治已安,而公则曰:“未也,害不除则利不兴,欲除害必自剪锄衙蠹始,此辈舞文弄法,营私误公,鱼肉编黎,更不待言。”严加惩革,凋敝之邑,倏然改观。邑邻东省,地多山谷,宵人恒多出没,己丑奇荒,鼠窃蝟起,遍地劫掠。公诛盗首,力行保甲,固守池隍,百里宁谧,不闻桴鼓5之声。除火耗、却馈献,施药活人,善政非笔墨所能殚述。戊子,分校棘闱 ,悬冰鉴以别妍媸6,所得皆名下士。莅萧十三载,积劳成瘁,以疾卒于官。公为诸生时,性乐恬静,迫名掇高科,亦无翩翩五陵7之嚣习。闭户下帏,经年不与人通言笑,工于诗,与何子孟方、索子允如,尊酒之馀,拈韵分赋,往往抒其性灵,自成一家言。尝出所为文数十篇,登诸梨枣8,一时争求而习之,多以获售云。

 

注释

1.总角:古代未成年的人把头发扎成髻。借指童年时期,幼年。

2.两河:黄河和运河。

3.洫(xù):田间的水道。

4.《黄鸟》:《诗经·秦风》中的一首诗,写鸟止于棘树不得其所,以此代指民不得安。

5.桴鼓:此处指警鼓。用于报警告急。

6.妍媸(yan chī):美与丑。

7.五陵:即“五陵少年”,汉高、惠、景、武、昭五帝陵在长安西,后迁豪贵居五陵地区,世人遂称富贵人家子弟为“五陵少年”。

8.梨枣:古代印书的木刻板,多用梨木或枣木刻成,所以称雕版印刷的版为“梨枣”。

 

胡昱·上舍何禹功传

何大治,字禹功,国学生,考授州同知。先世由晋之洪洞迁居武陟,其后因葬亲于司徒村,遂家焉。天性至孝,年十五侍父病,衣不解带,饮食药饵必手奉以进,且为文祷于城隍,愿减己算以益亲年,父病旋愈。又二载而父卒,哀毁骨立,杖而后起,闲居奉母,愉色婉容,无纤毫见忤处。有庶母三,事之甚谨,庶出诸弟视如同胞,幼时教之诲之,长而分授田庄极平均,族党皆称其友爱焉。伯兄大成早世,嫂氏李能守志,公事嫂甚恭,昔人所谓“严事寡嫂者也”。里有赵某,逃亡不归,其妻迫于饥寒,有劝改嫁者,已许之矣,将纳聘而涕泣终日,公闻之恻然,遣人助以薪米,令无他适,越一年,其夫归,各述前事,夫妇踵门而谢。又有田某,每遇岁时,哭于郊外,公询之,知其父没他乡,未能归葬,乃赠以金,得返遗骸,与父母合葬焉。武陟初食西盐,踰越太行,路险而远,盐价甚贵,闾阎苦之。公早夜图维,不惜费用,偕里中之绅耆子衿,请于当事,具疏题准,改食长芦盐,其有功于桑梓者甚大。享年六十有一,无病而亡,识与不识,皆叹息泣下;远近之赴吊者,不绝于路。盖公之敦伦1于家,而行善于乡,更仆难数。今但书其大概,亦足以挽颓风而维薄俗矣。

 

注释

1.敦伦:谓敦睦人伦。

 

申其蕴·孙孝子传

明有孝子孙毓,县西中峰村人。曾祖自河内迁来,世耕读。毓幼颖悟,十六、七时,《四子》、《六经》书皆能成诵悉其义,又好弓弩剑槊,私习之,父母不知也。是时元政已衰,士人难于进取,以故年二十四、五,犹为布衣。西番称兵扰界,朝议取民兵为戍,军册有毓祖名,不克辞,祖老,毓父羸弱1,毓慨然请行,乃出其弓弩剑槊试之,悉中节。于是许其行,而一家哭送十馀里。既行,三四年无耗,忽得凶问,去家四千馀里,真伪不可知,家人数月不寐,忽梦道士踵门告曰:“毓已得功当贵,不必忧也。”会边信至,果无恙,而未尝言贵。戍七年还,言番人袭营,戍兵追之,毓手格杀一人,又射中一人、一马,当受爵赏,而不为帅府所录,与梦竟符,祖曩礼拜纯阳师三十年,意其灵应云。又三年,代父戍滇南路,益险远,又无瓜期2可待,家人尤危惧。是时,方国珍、张士诚、陈友谅之徒窃居遍天下,莫可谁何,戍卒半路多逃归,唯三百馀人至戍所。居七年,而元帝北狩,洪武帝已定鼎南京,毓乃归乡,年四十馀,心益厌兵。穷困,授徒于家,稍稍理经传旧业,得一衿。至洪武丙子3,科举于乡,而祖父、母与父连岁渐次病死,毓独侍老母数年,母寿终,毓已六十馀,痛两世亲不可见,葬母后,遂庐墓间独居,朝夕跪墓前呜咽,饭仅脱粟,不问家人生业。两墓各增高至六、七尺,又以父喜登高,筑台墓侧,高二仞4,宽、长皆倍之,墓与台皆毓负土为之,不藉人力。时有白鸠芝草之瑞,邑人皆为之颂庐墓诗。踰三年,里中人强之始归,乃申状呈邑令,闻于朝,建文帝赐以5冠裳褒嘉之。后,年九十六终于家。

 

注释

1.羸(léi ruò)弱:瘦弱。

2.瓜期:原指戍守一年期满。后用以指官吏任期届满。

3.洪武丙子:洪武二十九年,1396年。

4.仞(rèn):古代计量单位,一仞为周尺八尺或七尺。周尺一尺约合今二十三厘米。

5.以:原刻不全,据形义补。

 

赵三元·西渠申公传

征选郎西渠申公,讳焕,字自新,豫之陟州人,五世祖端,字子正,为邑名下士。子正公弟五人,次曰恭,永乐时任北直饶阳令,有善政,载真定名宦;其六曰达,癸未孝廉,考授内阁中书;六世叔祖明,膺景泰癸酉乡荐,亦授内阁中书。公少游学京师,为杨公时乔1、王公赐爵2、于公慎行3所知,有事恒与之谋,各欲争致其门下。当是时,神宗皇帝以髫龄御极,政在江陵4,海刚峰5为南都御史,李成梁、戚继光总戎政,内外乂安。公初授通政司卫,寻迁征选郎,往来杨、王、于诸公之门,多所裨益,诸公有所建白,公力为多。无何上方溺志宫闱,恒累月不视朝,臣工章奏恒留中不下,申时行6、岳元声7等请建储,拂上意,怒其激聒8,乃以次去位。公知时事不可为矣,即有引归之志,值妖书案起,言“郑妃欲危太子”事,上怒甚,捕妖人急,京师人情恼惧,已得敫生光9,案定矣,而言路官借此以相倾轧,为论日新月异,大臣人人自危,公乃决意归里。引水于宁郭之西渠,结茅数椽,寝处其中,人因呼之为“西渠公”。公自解组后,朝政得失,箝口不一言,于西渠修植桑果、种竹千竿,莳花数十本。斗室插架,经史万卷,课二子读书,不规规于章句。处家以敦本懋实为归,至长子可羡名噪黌宫,仲可范年十四即补博士弟子员,学使者赐以紫衫,特加优奖,人咸谓“西渠公有子矣”。居无何,泾阳顾宪成10讲学东林,东林者,故杨龟山先生之书院也,邹元标11、孙丕扬12咸附之,而沈一贯13等遂立浙党,诸公居林下,以讲学为名,时时非议朝政,为阉寺奸人侧目,卒致东林之祸。公闻之,谓二子曰:“时事如此,读书直贾祸耳,上进奚益?”自此不复议进取事。公处富贵,未敢以势位骄人,居乡务和亲粥粥,若无所能者;至事亲养生送死,必依典礼,以此与俗士迥殊。公居西渠,与佳山水相接壤,天台盘谷,嵩高伊阙, 萼领中原,凡清流激湍、怪峰陡崖、峻岸之所无不游,游未尝不赋诗以见志也。公尝言曰:“士立朝则重气节,唯诺者必偾事14;居身则务醇谨,妄动者必败。”家人以为处世之格言云。

 

注释

1.杨公时乔:杨时乔(1531—1609),字宜迁,号止庵,宜州上饶人。嘉靖四十四年(公元一五六五年)进士,万历中,累官吏部左侍郎。绝请谒,谢交游,止宿公署,苞苴不及门,铨叙平亢。卒,谥端洁。时乔著有《端洁集》、《周易古今文全书》、《马政记》等,均《四库总目》并传于世。

2.王公赐爵:原刻如此,当为王锡爵(1534—1614),字元驭,号荆石,明嘉靖四十一年进士,授翰林院编修,累迁至祭酒、侍讲学士、礼部右侍郎等职。万历十二年(1584年)拜礼部尚书兼文渊图大学士,参与机务。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入阁为首辅。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引疾归休。离职后,朝廷对他恩礼不衰,加赠太子太保,进建极殿,赐道里费。卒后,赠太保,谥文肃,赐葬,敕建专祠。

3.于公慎行:于慎行(1545—1607),字可远,又字无垢。今东阿人。隆庆二年(1568)进士,万历十七年(1589年)七月,任礼部尚书。万历三十五年卒,赠太子太保,谥文定。著有《谷城山馆全集》62卷、《谷山笔麈》18卷、《读史漫录》14卷、《言》1卷(附《梦语》)、《杂记》1卷、《兖州府志》52卷、《东阿县志》12卷等。

4.江陵:即张居正。

5.海刚峰:即海瑞。

6.申时行:(1535—1614)字汝默,号瑶泉,长洲人(今江苏吴县)。,嘉靖四十一年进士第一,授修撰。历左庶子,掌翰林院事。以文字受知张居正。万历中,累官吏部尚书,继张四维为内阁首辅,政务宽大,世称长者。然专承上意,不能建树。神宗万历四十二年卒,终年八十岁,谥文定。有《赐闲堂集》四十卷,《四库总目》留传于世。

7.岳元声:(1557—1628),字之初,号石帆,浙江嘉兴人,岳飞十八世孙。万历进士。历任旌德知县、大名府教授,迁国子博士,转监丞,进工部主事,以争三王(皇长子与二弟)并封,革职。里居究心理学,建天心书院,熟悉乡里利弊。天启初,出任南京兵部右侍郎,因劾魏忠贤,削籍罢归。聚徒讲学以“毋自欺”为座右铭。有《潜初子集》、《潜初杂著》等。 

8.激聒(guō):谓絮语,烦琐之言。

9.敫(jiǎo)生光:万历三十一年,有谣传说神宗想改立太子,并指责郑贵妃。神宗大怒,被逮捕和株连者甚多,最后抓得一个名叫敫生光的人,将其分尸,才算结束。

10.顾宪成:(1550—1612)明代思想家,东林党领袖。江苏无锡人,字叔时,号泾阳,因创办东林书院而被人尊称“东林先生”。万历八年进士,授户部主事。十五年以上疏语侵执政,谪桂阳州判官。历迁至吏部员外郎、文选郎中。二十二年以廷推阁臣忤旨,削籍归,在里与弟顾允成倡修东林书院,偕高攀龙等讲学其中,往往讽议朝政,朝野应合,东林之名由是大著。顾宪成和赵南星、邹元标号为“三君”,又同顾允成、高攀龙、安希范、刘元珍、钱一本、薛敷教、叶茂才时称“东林八君子”,著有《顾端文遗书》等。

11.邹元标:(1551—1624),字尔瞻,号南皋。江西吉水县人。万历五年进士。累官至刑部右侍郎。后魏忠贤窃政不合求去。卒,谥忠介。明代东林党首领之一,与赵南星、顾宪成号为“三君”。

12.孙丕扬:(1531—1614),字孝叔,号立山,陕西富平县人。嘉靖三十五年进士,授行人。明穆宗隆庆中,擢大理寺右丞。历任右佥都御史、太子太保,明神宗万历二十二年(1595年)出任吏部尚书。万历四十年(1612年)因明神宗不理政事,无法正式辞官,只好“挂冠出都”,居家二年卒。赠太保,谥恭介。著有《富平县志》、《应世草》、《立山诗》等。

13.沈一贯:(1531—1615)字肩吾,号龙江,鄞县(今浙江宁波)人,隆庆三年进士。万历年间,累官少傅兼太子太傅、户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张居正去位后,入阁参预机务。后谢病不出,整日埋头于诗书中,家居十年而卒,著有《易学》十二卷,《敬事草》十九卷,录入《四库全书总目》中。

14.偾(fèn)事:书面语,把事情搞坏。

 

刘大观1·王广文传

有本于正心诚意之功,读《大学》二十年,弗忍释手者,曰澹庵王君。君名九龄,字梦锡,大父谓国麟者,由河内迁武陟;考讳守身,以家贫不足以供养,辍儒生,习于贸迁2,稍丰裕,则构塾于家,以藏书授之于君,曰:“此吾家故物也,吾有书不能读,今养吾亲,粗有所恃3,岂复以家累累汝?汝立志为儒者,则荣我即孝我矣。”

君双眸如电,书一过不复忘,见以时文取科第者,曰:“此进身捷径耳,读书有志之士,岂沾沾于此!”后博极群书,不得要领,得孙夏峰著述而印之,于《阳明语录》有会于心,曰:“孔子一生根柢在《大学》一书,格致诚正以外,无所谓学也。”于是泛览他书,而必求其于《大学》,相会通者,慎思明辨而笃行之。大梁山长丁先生田树、苏先生去疾皆深于读书穷理,不趋于时尚,靡不奇君,以君为士林翘楚。

君出身孝廉,授中牟训导,教诸生一如其所学,而期以躬行实践,勿蹈虚文,其见解言论在《行状》,不赘及。方君之事亲也,为父梳发,见发白即愀然4隐惧;母病,侍汤药,昼忘食、夜不贴枕;母手冷,执母手,竟宵不释,以为可暖而热也;母卒不救,哭母始以泪,继之以血,是与孙夏峰之“孝出于正心诚意”,盖一时之真儒矣!

赞曰:桐城有左任,忠毅公5后裔,孝而愚者也。其祖遘6恶疾,人皆避去,冬夜苦足寒,仁燠7之,时年十五,如是者六年,果染疾,继其祖以死。方望溪先生8为作传云:当明将亡而逆阉之炽也,如遘恶疾,近者必染焉。忠毅与同难诸君子,皆明知为身灾,独不忍君父之寒而甘为燠足者也。左仁以燠祖足为孝,君以暖母手为戚,盖皆有不可及者,设君出仕为显官,移孝作忠,当何如也邪?乃蹉跎偃蹇9,终于一博士,其所学与志之所在,百未一试焉,惜哉!

 

注释

1.刘大观:(1753—1834),字正孚,号松岚,山东临清州邱县(今属河北)人,乾隆丁酉拔贡。初仕广西永福县令,署理象州、马平、贺县,调补天保。丁忧,服阙,先委治承德,旋补开原县知县,升宁远州知州,捐任山西河东兵备道,兼管山、陕、河南三省盐务,二署山西布政使。罢官后,寓居怀庆府,直至终老王屋山,得寿八十有二。工诗善书,萧闲刻峭,卓然自立。他是当时辽东地区最著名的诗人之一、高密诗派的中坚人物,为乾嘉时期著名文人,为官有政声。著有《玉磬山房诗集》十三卷,《文集》四卷。

2.习于贸迁:贸迁,贩运买卖。《玉磬山房文集》作“习贾贸迁”。

3.粗有所恃:《玉磬山房文集》作“粗粗有所恃”。

4.愀(qiǎo)然:忧戚的样子。

5.忠毅公:左忠毅,即左光斗(1575~1625),字遗直,一字共之,号浮丘。明桐城人。万历三十五年进士,授中书舍人。四十七年,升浙江道监察御史。天启元年(1621) 领直隶屯田事,上“足饷无过屯田,屯田无过水利疏”,准行,奉委通判卢象观,主持水利。后任左佥都御史,参与杨涟劾魏忠贤,又亲劾魏忠贤三十二斩罪。次年七月,与杨涟同被诬陷,死于狱中,后追赠太子少保,谥“忠毅”。著有《左忠毅公集》五卷,附一卷。

6.遘(gōu):遇,遇见。

7.燠(yù):暖;热。  

8.方望溪先生:即方苞(1668—1749),字灵皋,号望溪,桐城人,清代著名的散文家,桐城派的创始人。著有《方望溪先生全集》。

9.偃蹇(jiǎn):困顿。

 

 张·王孝姐传

武陟驾部村民王聚女孝姐,字刘万国子戊儿逾十年矣。孝姐年二十有四,戊因年饥远出,久不归,父母怜女,欲嫁之,刘弗禁也。王故农家,屋隘,万国死,妻携两幼子朝不谋夕,状聚夫妇恒言之,及媒氏语,孝姐皆得闻。孝姐伤之,自忖:“吾不往,则居者亦必饥以死耳。”然无以回父母心,一日,媒复至,父母喜将许之,孝姐计无所出,知夫家居大司马镇,乘间问至刘家,见万国妻拜且泣,刘妪素不识,惊甚,已见其挟原聘物,信之,而以贫甚告,孝姐曰:“知之熟矣,吾不敢增一人食为姑忧,吾能女红,且善作不托1。”指叔曰:“若长,可卖也。”妪喜遣人问,王家曰:“吾女也,盖数日不食,时见其枕边有湿痕,不虞其竟自往也。”至则慰勉之曰:“儿能如此,不复夺汝志矣。”于是早夜作苦,俭啬自持,卖不托钱作饭食姑及叔,自食粗粝,一日支持,不辞剧易。种蔬菇瓜瓠,果实凡可以博易钱米,供朝夕之需者,无遗力。邻里义之,有率钱周恤者,家稍丰,葺屋为叔娶妇生子,馀辄买升斗,积至五亩,姑得饱食,抱孙嬉游矣。无何姑老病死,孝姐营葬事甚急,叔请缓,不听,葬姑于舅垂,归号夫弟与妇,家事无巨细咸告之,且曰:“自吾至此,十有四年,吾力竭矣,此后勿复关白2,使我息劳安食,可乎?”不敢违其意,皆诺之,各就睡。明日,叩户不答,窗隙视,赫然自经3死矣。毁牖4入,易新洁衣,面端好如生,远近持瘗钱吊,道路传闻。时嘉庆甲子5二月二十五日也,适余知怀庆府事,署县黎令具牒请旌,亟上之,复作此传。

旧史氏曰:未婚,夫死,有斩衰之服。业为人服斩衰矣,又著嫁衣裳耶?据经以断,谓孝姐为贤智之过者,选软6之迂谈也。孝姐始死于媒氏,入门时烈矣,而无益也,必待事姑事毕,而从容以身殉。脱刘戊客二十年不死而归,则有家矣,世有丈夫见事不可为而慷慨以就死,徒死也,视孝姐其有愧哉。

书王孝姐传后

古《烈女传》成于汉刘向,其《贞顺》、《节义》二篇载女子之死事甚伙,独无未嫁而殉其夫如王孝姐之事者,岂旧史散轶湮没而不传与?抑或者既嫁则感于情,未嫁则纯乎义,义以摄情,即古闺门亦难能与。论者曰:古之人非不能也,女子未嫁,全乎女道,不以身许人也,归熙甫7之论贞也,谓未嫁而殉其夫,与不改适者,是无父母之命而奔者也,奚足传。嗟乎!妇之事夫,与臣之事君等;女子字而未嫁,与士庶之未委贽于朝者等;未嫁而殉其夫,乃谓之“奔”,将士庶之殉于国者而谓之丛逆乎哉!夫伯夷、叔齐不仕于商也,而死于商;欧阳澈8,宋之布衣,而死于南渡。如熙甫之说,则伯夷、叔齐、欧阳澈,不得为忠臣矣。以此例彼,未见其平也。或曰:古者女未庙见而死,归葬女氏之党,示未成妇也。夫既嫁,尚必归葬,况未嫁而往从焉,可乎?《记》云:“取女有吉日,而女死,婿齐哀而吊,既葬而除之,夫死亦如之。”似先王之制与此异也,曰:“此为夫既死者言耳。”戊儿不归仅六年,生与死而逆料乎?设从父母之命而嫁人,既嫁而戊儿归,则若之何,将视戊儿为路人邪?然又不可留于母氏作白首不嫁之女,去往死生、展转筹度,计惟经适夫家,养姑以待夫耳。至待之十四年,姑死具葬,而戊儿仍不归,则无可待矣,于是从姑地下而以死谢戊儿,心安理得之死靡他,衡以古列女岂有加哉?闻孝姐之初至刘也,改新妇妆,及其死也,仍作女子妆,上下衣缝纫如纤手握聘时,物不可解,益委曲以明其从一之义,而防闲之密不懈,于死生有如此,是可悲矣。

 

注释

1.不托:汤饼的别名。

2.关白:陈述、禀告。

3.自经:上吊自杀。

4.牖(yǒu):窗户。

5.嘉庆甲子:嘉庆九年,公元1804年。

6.选软:同“ 选 ”。怯懦不前。

7.归熙甫:即归有光,字熙甫,昆山人,人称震川先生。嘉靖进士,官至南京太平寺丞。当时文坛上以王世贞为代表的后七子声势很大,他们极力主张"文必秦汉,诗必盛唐",力主拟古。针对这种复古主义潮流,归有光力相排抵,斥王世贞。他反对拟古,多从形式着眼,并未达到内容上的真正革新。

8.欧阳澈:(1097—1127),字德明,宋抚州崇仁(今属江西)人。少年时即喜谈世事,尚气大言,慷慨不稍屈。靖康初应诏上疏,奏论朝廷弊政三十余事,陈安边御敌十策。金兵南侵,徒步赴行在,伏阙上书,力诋和议。建炎元年八月,与陈东同时被杀,年三十一 (《宋史》本传作年三十七,误)。绍兴间,追赠秘阁修撰。

 

李棠阶·湖南居士传

湖南居士,祖籍河内紫陵人,继迁武陟大司马镇。其曾祖王父始卜居南湖村,代有隐德,至居士尤慷爽,幼读书通大义,不屑屑于章句,师长咸嘉异之。早失怙,事母刘至孝,居士素善饮,每兴酣,辄一举数十觥,比醉,闻母命呼之,辄肃然敛容。乐善好施,孜孜不倦,尤以敦本化俗为急务,尝建宗祠,置祭田,赒贫乏如将不及时;有债不克偿者,尽焚其券,曰:“吾不以此启后人争端也,吾子若孙果能守分读书,其益多矣,岂贵多财哉?”居乡常呐呐1,闻有倾轧斗争者,必曲为排解。或事难猝解,往往据案不食,或竟夕不寐,必蕲2其人之事谐释然后已,弊精神、靡金钱弗恤也。用是里中化之,四十馀年未尝构讼,有相竟者,或闻风愧悔,至畏姓名之见知者,时论以比王彦方3云。迨居士疾剧,乡父老代祷于神,祈佑之。及殁,邻里奔丧,不期而麋集,门未及启,至有踰垣4哭临者,远近惊悼焉。殁后数十年,每里中有讼端纠结,辄叹曰:“使湖南公而在,必不至此。”暨于今,乡父老追念其素履5,盖尚有叹息陨涕者。居士姓任氏,名育敏,字士达,入成均6后别号湖南,故以湖南居士称之。子若海,道光辛已恩贡,今署邓州学正;孙莲叔,乙酉登贤书。人不羡任氏之科第,而咸谓居士之隐德尚未艾云。

论曰:吾乡先贤,有周九夏先生者,生平崇正,学黜浮伪,以务本力行为己任,慎交游,非其人不友,乃独倾心于湖南居士,往来攻错,肫7如也。居士遣子师事之,用九殁时,亦属子弟师事居士之子而受业焉。闻用九之殁,乡人兆于梦,而居士之殁亦然。异哉!卓荦之行,相知之雅,可以千古矣。

 

注释

1.呐呐(nà):说话迟钝。

2.蕲(qí):通“祈”。

3.王彦方:东汉人王烈(141-219),字彦方,平原县(今山东平原)人,以义行称乡里,后世颂“盛德化人”者多以他为比喻。

4.垣:跳墙。

5.素履:质朴无华、清白自守的处世态度。

6.成均:太学。宋朝学者卫所撰《礼记集说》卷二十九:“《新书》曰:‘五帝大学,谓之成均。’”《周礼》中有大司乐,大司乐即掌成均之

7.肫(zhūn):诚恳。

 

地址:郑州市金水路18号 邮政编码:450003 电子邮箱: hndafgc@126.com
版权所有 河南省档案局 豫ICP备11015203号-1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