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武陟县档案信息网
欢迎浏览...
政务
中原经济区 政策法规 业务指导 职称教育
档案科研 档案学会 党建 精神文明 廉政
资讯
通知公告 档案新闻 档案界论坛
档案界维基百科 《档案工作》电子期刊
互动
网上预约服务 馆藏珍品展厅
网上调查 利用天地 档案征集 档案技术
档案文件查阅
已公开现行文件查询 河南数字档案馆
音视频档案 历史记忆 本地沿革
 历史时空
解读 《道光武陟志》 (之三十四)
作者:杜振乾  更新时间:2013-9-11

邱厚·重修弥陀寺记

尝闻佛生西乾,瑞应于周朝;相法东来,教兴于汉室。厥后唐宪宗迎佛指舍利,建宝塔,盈于中国,与佛、道鼎立为三焉,其生也有源,其来也有自,是皆有以明翼治道、指引迷途、道人为善之一端也。

历代而唐,由唐而宋,佛教盛行于世,迨及我朝,列圣相承,建立梵刹,在在有之,佛法大兴,视前代也为尤盛。乃若覃怀武陟县永宁乡,地名水寨镇,去县治东南二十里许,古迹弥陀寺一所,居大路之南。考之残碑,大宋熙宁五年,僧陈广义开基始建;至大元皇庆元年,僧觉聪重修;宣德纪元之初,僧行净号古源,赐讲世家,山居1闻喜县钜族张氏子也,游方到彼,见得此寺,岁久蔽坏,规模狭小,留心于斯,本境檀那遂请住持。自是以来,存心宏大,操行端庄,精修戒律,谙晓真铃,深知教相,祝发受业者、闻风师之者众。由是率门人、化善士,鸠木抡材,置买无限邻寺田地,扩充前代基址,辛苦寒暑,不辞其劳。数载之际,创建前后大殿、东西两廊,禅堂、方丈、厨库、三门,修葺塔院,铸造鸣钟法器,创塑大觉慈尊观音罗汉、护法伽蓝圣像,金碧辉煌,焕然一新,较之往昔,大有不侔2。成功既就,名誉孔彰,入人耳目者益深,游礼观瞻者益广。古源以其年迈,退省闲居,修息养道,传授衣钵,山门付徒政宁等执掌,不期于天顺八年3五月初七日,上人端坐圆寂,徒政宁等募请工匠,辏办砖石等料,于寺西北隅坟内建塔一座,藏师古源灵榇4,为本寺第三代住持也。塔成,不遑刻石,成化乙卯5春,徒孙妙智等发心董其工,恐后人不知建寺来历之由6,久而湮没,故诉于官以立石,特请予文以记之。予辞弗获,乃曰:“思师者徒之心,盖造者师之功也。向时以荒凉为瓦砾之地,克尽勤苦,募化十方之人,修理精坚严整、圣像周隆,而为选佛之场,以贻后世而不泯也。嗟夫!古源上人建寺之功于当时,数立碑文于悠久,然后使后世、使门人修其业承其志,继续将来,则佛门增辉,释教丕振,又何患正觉不成,名誉不著,后之住斯寺、观斯碑、注目斯文,悠然遐想,睹物思人,则兴起乐善好施之心,其寺永远而不坠焉!若夫施财善信,名其碑阴而不复云。”予遂述释氏源委之自,并古源上人行实,乐为之记。

 

注释

1.山居:原刻如此。疑当为“山西”。

2.侔(móu):相当,相等。

3.天顺八年:公元1464年。

4.榇(chèn ):空棺。

5.成化乙卯:原刻如此,有误,成化间无“乙卯”干支,当为“乙酉”,即成化元年,公元1465年。

6.由:原刻不清,据字形补。

 

罗正墀1·重修陈恪勒公祠记

今上御极之三年,正墀奉命分巡河北,常周视河防,往来陈恪勤公祠必瞻拜。祠创自雍正十二年,其碑记则方望溪2学士所譔也,文浑灏玮异,惜仅就公之一事一时阐扬尽美,而于生平宦迹懿行犹缺有间焉。

正墀自束发受经,闻乡党间颂陈沧州先生事实甚悉,公由康熙辛未进士起家浙东西安县尹,遂宁张文端公3荐其才,由海州迁知江宁府,与制府4不协,落职。旋起,知苏州府,制府恶其直,劾以他事,幸圣主辨其诬而免。寻署霸昌道,旋京,后随张文端公协办河工,未几署总河兼署漕督。

公上沐主眷,虽极盘错之馀,始终不移其守,而又能随在以实心行实政。故其在江苏也,惩恶捕、禁加税、摘奸伏;其在霸昌也,斥豪势、肃畿甸;其署漕督也,因旗丁粮尽,预给库银六万而后奏;其署总河也,请归淮扬榷税于苏抚,俾得专力河务,俞旨报可;迨5世宗即位,实授公总河。自维受两朝优眷,不以位高而思怠,不以官久而引闲,益冰蘖自矢,夙夜寝食不敢懈。于南河田家楼,则建月堤,以保障徐、邳6;于山、盱7,汛则改北坝为南坝,另于迤北建坝,以免全河激射南堤;于文华寺,则加功挑浚,以通运道;于运河徐塘口,则开月河,接入彭家浅,以免岁淤。其惠政之在东南,不可更仆数,而于武邑马家营决口一事,尤殚竭心力。厥工最钜,维时同事或危词间阻之,或缓期泄视之,公独力排群议,阅五月而导流建坝,蒇8厥工,竟以是积劳成疾而终。呜呼!是非古大臣体国公忠,曷能至此。上既嘉其功,复悯其死于勤事也,赐祭葬与谥,入祀贤良祠。而怀之人念公之以死卫吾民也,崇以专祠,垂今六十馀年,风雨飘摇,多倾圮。正墀与公同井里,虽先正典型,非未学所敢望仿,而以枌榆9之谊,得于岁时修谒,亲炙遗徽,亦遇之幸者。爰于履勘期会之辰,进同官而谋之,佥谓“有其举之,莫敢废也。设祠久竟废,则公之盼响奚寄,毋乃贻我同人羞。”各愿捐廉,庀材鸠工,凡垣墉之垩黝者、颓者,栋宇之窊10者、蠹者、折者,举重葺而更新之,阅匝月而工竣。乃就予所闻,参诸各名家传,集汇纪公生平宦绩丰功以垂不朽云,是为记。

 

注释

1.罗正墀:湖北汉阳府汉川县人,乾隆三十七年壬辰科进士。嘉庆三年为河北道,嘉庆六年署河南布政使。

2.方望溪:即方苞(1668—1749),字凤九,一字灵皋,晚年号望溪,安徽桐城人,清代散文家,是桐城派散文的创始人之一,与姚鼐、刘大合称“桐城三祖”,官至礼部右侍郎。著有《望溪先生文集》,《左忠毅公逸事》出于此。以“义法”为宗,义,即“言有物”,法,即“言有序”。

3.遂宁张文端公:即张鹏翮。

4.制府:宋代的安抚使制置使,明清两代的总督,均尊称为“制府”。

5.迨(dài):等到,达到。

6.徐、邳:徐州和邳县。

7.山、盱(xū):山阳县和盱眙(yi)县。

8.蒇(chǎn):完成。

9.榆:地名,汉高祖的故乡。初起兵时祷于榆社,后作为故乡的代称。

10.(wā):低凹;低下。

 

宋佩兰·县尹七公筑护城堤记

七十一公,号椿园,满洲正蓝旗人,由进士莅武,性至仁慈,政治深得民心。乾隆二十六年1,寻村沁河决口,水东流而下,城内均成泽国,民人劝公徙居城上北顶高地,公曰:“尔俱临颠危,我何忍独安!”诚之所感,水仅至署前而止。县东安居之民,日以柴米酒食,扶云梯而上以供公,公受之,始以其食分布于城内饥民,继自乘小舟,载以蒸食,散布于乡邨不能举火者,经十数日不缀。水稍平,即详请赈济,又念武邑居南北黄沁之间,水患无定,不有以堤防之,害将胡底,遂倡捐廉俸,里民亦咸为乐输。始筑于乾隆二十七年冬,工竣于乾隆二十八年秋,北至麒麟塚,南至先农坛,蜿蜒数百丈,围绕如带,士民感其德而勒之石曰“七公堤”,所以其后虹桥决口,张村、寻村继决,城内固无恙。即至嘉庆五年2,唐郭村黄河漫堰,水势甚大,又遇风浪汹涌冲突,堤几破。而根本坚固,稍为镶补,卒于无患,其遗泽不诚深且远欤?嘉庆十四年3,城关绅民肖像,与永道宪、王县尹并祀焉。

 

注释

1.乾隆二十六年:公元1761年。

2.嘉庆五年:公元1800年。

3.嘉庆十四年:公元1809年。

 

汤斌1·何柏斋先生传

先生名瑭,字粹夫,怀庆卫籍,武陟人。生而端凝,不事嬉戏,人谓为“痴儿”。学以圣贤自励,闻许文正、薛文清一言一行,或得其遗书,则欣然忘寝食。曰:“二先生世未远而居甚近,不知师学,其谓何?”弘治辛酉2,河南乡试第一,明年成进士,选翰林庶吉士,改编修。不纳泛交,不入要门。刘瑾3窃政,有跪见献媚者,先生独长揖,瑾大恚。先生谓崔子钟4曰:“吾两人不可易节。”子钟曰:“某安义命久矣。”瑾诛,擢修撰。先生直率恬淡,励志躬行,外无仆从,内无媵5妾。以进讲经筵,触犯忌讳,调开州同知。修黄陵冈堤岸成,晋东昌府同知。即乞归,隐居南村,四方从学甚众。嘉靖改元,擢提学浙江。未几,晋南京太常寺少卿,转正卿,修明古太学法,学者翕然6宗之。阁臣荐先生可大用,改工、户、礼三部侍郎,乞致仕,上许之。御史毛风诏7荐先生敦朴正大,堪典邦礼,致命在京调理,再乞休。遂升南京右都御史,寻致仕家居。究辨经书性命之旨,行己教人,切近精实,为文浩翰畅达,阴阳律吕,以及医卜术数亦皆通究,所著有《儒学管见》、《阴阳律吕管见》、《医学管见》诸书。年七十一终,学者称柏斋先生云。

 

注释

1.汤斌:(1627—1687),清初理学名臣。字孔伯,别号荆岘,晚号潜庵。河南睢州人,曾从学于明清之际的著名理学家孙奇逢,被称为“理学名臣”。顺治九年(1652),汤斌中进士。顺治十二年,出任陕西潼关道,顺治十六年乞假归养。康熙十七年后,授翰林院侍讲,参修明史,寻转侍读,主持过浙江乡试。二十一年充明史总裁,二十三年升任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二十五年升任礼部尚书管詹事府事,并再充明史总裁,次年改任工部尚书,十月病死。乾隆元年(1736),谥文正。所著有《汤子遗书》(一作《汤文正公全集》)传世。

2.弘治辛酉:即弘治十四年,公元1501年。弘治,原刻为“宏治”。

3.刘瑾:(1451—1510),陕西兴平人,本姓谈,明武宗时的太监,从正德元年到五年,操纵朝政,是明代权宦之一,当时有“立皇帝”之称。与马永成、谷大用等八人合称“八虎”,正德五年(1510年)被凌迟处死。

4.崔子钟:即崔铣(1478—1541),字子钟,又字仲凫,号后渠,又号洹野,世称后渠先生,明代学者,安阳人。弘治十八年(1505)进士,入翰林,任编修。因得罪大宦官刘瑾,于正德四年(1509)被外放为南京吏部验封司主事。翌年,刘瑾伏诛,召还北京翰林院史馆。正德十二年(1517),引疾告归。世宗即位后,于嘉靖元年(1522)被召入京。次年,擢升为南京国子监祭酒。三年,因议“大礼”冒犯了世宗,罢职返乡,潜心于研治学问。十八年,重被起用,任詹事府少詹事兼翰林院侍读学士。后又升任南京礼部右侍郎。不久,因病乞归。卒谥“文敏”。著有《洹词》和《彰德府志》。

5.媵(yìng)妾:指姬妾。

6.翕(xī)然:指一致称颂。

7.毛凤诏:《何瑭集》作“毛凤韶”,《明史》亦为“韶”。

 

萧家芝·李燮圆传

李燮圆,名杜才,初字兄陵,武陟县宁郭人,以诸生老者也。年十五时学于塾,从废编中得杜少陵1遗诗,不啻食荔,背塾师徒,步三十里外,购少陵全书以旋,且读且行,忘足之茧,读竟能出口者八九,遂肆力于诗若古文词。凡童叟里谈,人不敢属辞,及他人意所欲言,趑趄2不能径情者,公悉达于诗若文,使读者失声笑或泣下。明天启辛酉3,与王文安公铎偕赴大梁试,赓和4甚欢。试不售5,习静原城6,与友人数辈同铅椠7。公偶出五日,失所之,友人错愕间,公踉跄归自小有洞天,出《王屋山记》数千言以示。有某宦属子弟负墙8问业,设皋比9惟谨。翌日,主人同食,食竟先废箸,公辄怒去。邑令郭腾跃继束贽请,上书谢之。公初性僻,不谙世法,又嗜酒,酒后哭詈10无端,尤不恤人诮11责备。居父母丧,则处斗室间,垩其壁,惨然兀坐,不内不宾不饮酒者三年,其后自号“些圆”,些圆,志夷也。崇祯丙子12间,忽自检往所为诗若文,汗淫淫下曰:“吾今乃知非!”又自号“愧斋”,嗣是,虽不剽窃古人,益岳岳与古为徒。庚辰,王文安公侨于怀,促膝修旧好,相劘13切久,公诗文乃忡瀜14沆瀁15学海,而至于海矣!始改今号为“燮圆”,先是有《蒿圆》、《何恃斋》,《芭绿山房》等集凡九卷;其后有《不思》、《用愧斋》等集凡三卷。从之游者范子印心、邱子复、窦子可权、申子锡、孙子印裕、李子元、张子绅、杨子奇蕴、萧子家芝、家惠辈,皆后先登甲乙榜。而燮圆自甲子16中副车17后,益骚愤不自得。辛巳18夏四月,竟以诸生死,时王子房先生为河内令,哭其家。

 

注释

1.杜少陵:即杜甫。

2.趑趄(zī jū):行走困难;犹豫不前。这里指言辞不畅。

3.天启辛酉:即天启元年,公元1621年。

4.赓和:续用他人原韵或题意唱和。

5.不售:指考试不中。

6.原城:济源。

7.铅椠:写作。

8.负墙:古时与尊者言谈毕,退至于墙,肃立,以示避让尊敬之意。

9.皋比:虎皮,引申为坐堂的椅子。

10.詈(lì):骂,责骂。

11.诮(qiào):讥讽;谴责。

12.崇祯丙子:崇祯九年,公元1636年。崇祯,原刻“崇正”。

13.(mó):切磋。

14.(chōng rong):当为“浺瀜”,水深广的样子。

15.(hàng yǎng): 水广阔貌。

16.甲子:天启四年,公元1624年。

17.副车:清代称乡试的副榜贡生。

18.辛巳:崇祯十五年,公元1641年。

 

杜之丛·朝议大夫李公传

朝议大夫李公者,讳如兰,字九畹。其先世居武陟西鄙之东岩乡,因别号“东岩”,不忘所始也。公幼而颖异,才气过人,赠君1文科尝辟咡2而语之曰:“吾子三,兴吾宗者,必此中子也。”亡何,赠君卒,公每忆其言感泣,益励于学。未弱冠,饩3于痒;二十七,荐贤书4;明年顺治壬辰5,成进士。多公者咸谓“其能成先志”云。筮仕6,得晋之闻喜,闻喜岩邑7也,号盘错难治,历年惟正之供,有漏征者、有挪移者、有侵渔者,至缺额二万六千四百两有奇。前此官斯土者,往往以诖8累去。公甫至,郡守吴公见而惜之,意书生恐不克胜任以蹈前辙也。公毅然胪陈9其弊,力请于上,得奏免,数年积逋,一旦豁除,官民苏重困焉,郡守以是奇其才。阅五载,政大治,遂以六计报最10,擢吏部文选清吏司主事,寻迁郎中。康熙已未11,会谳12江右诏狱,简贤能司官以往。公奉命,能称旨,明年复诏,按关中狱;后召对殿中者二,所言皆赐嘉纳,朝士称荣焉。公之在吏部也,告归、出使更番,三掌铨政,皆绝苞苴13,澄叙官方,使吏不得为奸,遇黜陟大典,冢宰必咨公商可否,其为时所倚重如此。由是清正之声闻于朝右14。未几,迁光禄少卿,未几,迁通政左参。遇覃恩、叨貤封15,又未几,迁兵部督捕理事。数月三晋其阶,非公之长才远驭、随事著绩,而能得眷顾之隆如是?乃以积劳成瘁,患健忘,上表乞归,上勉留在任调治,执政代为请,乃许。家居三年卒,寿六十三。公伟干修髯,清言霏霏,有晋人风致,及奖进后学,讲程朱性命之理,复入宋儒堂奥。其在闻喜也,训诸生而授以业,率多知名于时。庚子,分校棘闱16,所得皆名下士,士类推为冰鉴。居乡,崇礼让,无凌轹17之风,非公不至偃室18;有大利弊,乃抗言无所讳,邑以是赖之。性耽泉石,当宦游京邸时,常有急流勇退之志,遗书谕其子营别业于郭西五里之原村,为归休计。及归,与二三故旧日游息其中,亦犹不忘东岩之意云尔。子伦、偔、倬,皆有父风。

 

注释

1.赠君:此处指父亲。

2.èr):谓尊长者恳切教诲。

3.饩(xì):馈赠。这里指公家提供上学用的粮食等。

4.贤书:本指举荐贤能的文书。《周礼·地官·乡大夫》:“乡老及乡大夫、群吏献贤能之书于王。”后世因称乡试考中为“登贤书”。

5.顺治壬辰:顺治九年,公元1652年。

6.筮(shì)仕:指初出做官。

7.岩邑:险峻,险要。

8.诖(guà):贻误。

9.胪(lú)陈:陈述。

10.报最:旧时长官考察下属,把政绩最好的列名报告朝廷叫报最。

11.康熙己未:康熙十八年,公元1679年。

12.谳(yàn):审判定罪。

13.苞苴(bāo jū):贿赂。

14.朝右:位列朝班之右。指朝廷大官。

15.(yì)封:指旧时官员以自身所受的封爵名号呈请朝廷移授给亲族尊长。 

16.分校棘闱:担任科举考试的考官。

17.凌轹(lì):欺压;排挤。

18.偃室:出自《论语》,说子游(姓言名偃)为武城宰,澹台灭明为其幕僚,“非公事,未尝至于偃之室也。”“偃之室”为子游的房间。指不通过与官府或上司拉关系谋取利益。

 

高经·文林郎北直1保定邑令何公传

何公讳居广,字孟方,别号翕园,江宁府别驾2中含公之长子。美丰度、具才俊,临池3工妙而诗尤佳,花晨月夕,多形为吟咏;其为文无斧凿之痕,而秀拔尘表,飘飘然有凌云气。由弟子员而食饩,登选拔、领乡荐4,至辛未而射策彤庭5。厥后莅任保邑,邑地瘠民贫,兼苦水患,公出大力以干济,利兴弊剔,甫一载,四境以治。分校北闱,知人能得士已行取,因科场事诖误,解组归田,不知者为公扼腕,而公曰:“此何憾?中世士大夫以官为家,罢则无所于归,彼陶靖节之赋《归来》也非欤?”于是安卧东山,怡情诗酒,日与仲弟子静、季弟季襄笃吹埙吹篪之欢6,公之别号翕园也,毋亦以是欤!

 

注释

1.北直:即北直隶。

2.别驾:明清时期府通判的别称。

3.临池:书法。

4.领乡荐:谓乡试中举。

5.射策彤庭:殿试。射策,泛指应试;彤庭,泛指皇宫。

6.吹埙吹篪之欢:埙和篪是两种乐器,二者在一起演奏声音和谐,因以比喻兄弟和睦。

 

繁峙1令雒公传

公讳伦,字彝庵,戊午举于乡,辛未成进士。当其秉铎2新郑以及莅任繁峙,桃李成阴,甘棠垂荫,非不卓然可传。然公不以此重,而当世之所以重公者,亦不争此也。公生而天挺不凡,家甚贫,然端方廉静,幼时已介然不苟。及长,典籍而外,别无他好,尝曰:“许文正、何文定,伊何人哉?虽不能至,心向往之矣!”由是含咀六经,默契程朱之心传,旁参乎诸子百家,同异源流,咸归条贯,溢而为文,菲菲郁郁,彤庭射策,皆成经国之文章。辛未榜录,率多名儒,若公与孟方何公,同里同年,一以才胜、一以学胜,俱无愧科名云。迨其退居林下,益励名节、敦谦恭,虽不设子云之亭3,而四方从游日众,公亦欣然,以曲成后学为已任,一时之被教者,如坐春风,以陶以育,而不知其学业日进。生平著作甚富,散轶亦多,如《日月食表》、《等韵折义》,四方之借观者,日填其门。若夫探义文之旨,发图书之奇,几历寒暑,集《周易晰义》一编,未告竣而公遂飘然遐举矣,远近士林,莫不为公叹惜也!

 

注释

1.繁峙:县名,在山西,清时为代州所辖。

2.秉铎:指担任文教之官。

3.子云之亭:指纪念著名西汉文学家、哲学家、语言家扬雄的建筑,因唐时著名文学家刘禹锡《陋室铭》中“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一句而名满天下。

 

苗于京·巩昌府司李徐公传

徐胤昌1,字宜绳,先世三晋籍,明洪武中迁武陟,居邑之东城,代生闻人,备载家乘。公幼而颖异,才器过人,其赠翁2每顾而窃喜曰:“兴吾宗者,必此子也。”髫龄,即以孝闻;未弱冠,名列黌序,寻以高等食饩。然数奇遇,秋战辄北3,旁观咸为扼腕,而公之志弥坚学益进。由是子云之亭、执经问字者,履趾交错,称极盛焉。高阳刘潜夫先生为邑令,见公文而异之曰:“此青云客也,岂久辱在泥涂邪!”顺治丙午,果登贤书,又屡踬4公车,乃于戊戌,就陕西巩昌府司李。司李,刑官也,过猛则暴,太宽则驰,任此职良匪易,公以春温之仁济秋肃之义,全活甚多。然或豪民巨蠹为一方患,弗辞鹰隼鸷击,不姑息以养奸,一时歌慈母兼畏严父。会戍卒迫于庚癸之呼5,汹汹思乱,郡人大惧,守令计无所施,公曰:“既受命此方,生死非所恤也。”乃单骑犯虎狼之威,人皆忧不测,公仗大义解其党羽如鸟兽散,军民悦服。无何以他事坐累,解组归里,绝口不言仕宦,惟时与三五知已,花晨月夕,置酒高会;暇则检古今名医方论,施药活人;课子侄读书,禁无与户外事;遇人有贫苦患难,尤加意矜恤。子大生登丁巳乡荐,出宰萧邑,不坠家声;孙钧以隽才游太学;曾孙溶列名胶庠。邑中言书香之流,长者必推徐氏为望族云。

 

注释

1.徐胤昌:原刻中的“胤”少右边的“竖弯钩”,避雍正“胤”名讳。

2.赠翁:父亲。

3.北:失败。

4.踬(zhì):遇事受挫,不顺利。

5.庚癸之呼:原是军中乞粮的隐语。后指向人借钱, 

 

地址:郑州市金水路18号 邮政编码:450003 电子邮箱: hndafgc@126.com
版权所有 河南省档案局 豫ICP备11015203号-1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