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武陟县档案信息网
欢迎浏览...
政务
中原经济区 政策法规 业务指导 职称教育
档案科研 档案学会 党建 精神文明 廉政
资讯
通知公告 档案新闻 档案界论坛
档案界维基百科 《档案工作》电子期刊
互动
网上预约服务 馆藏珍品展厅
网上调查 利用天地 档案征集 档案技术
档案文件查阅
已公开现行文件查询 河南数字档案馆
音视频档案 历史记忆 本地沿革
 历史时空
解读 《道光武陟志》 (之三十三)
作者:杜振乾  更新时间:2013-9-11

武陟县志卷二十三

武陟县知县王荣陛纂辑

文词志(下)

汉章帝1耕怀诏

建初三年2正月辛丑,帝耕于怀。二月乙丑,敕御史3、司空曰:“方春,所过勿得有所杀伐。车可引辟4,引辟之;騑马5可辍解6,辍解之。《诗》曰:‘敦彼行苇,牛羊勿践履7。’《礼》,人君伐一草木不时,谓之不孝。俗知顺人,莫知顺天。其明称朕意。”

 

注释

1.汉章帝:刘(58-88),汉明帝刘庄第五子,公元75-88年在位,历十三年。年号:建初、元和、章和。庙号肃宗,死后谥号孝章皇帝,享年仅31岁。

2.建初三年:公元78年。

3.敕御史:《后汉书》、《万历武陟志》(抄本)为“敕侍御史”。

4.引辟:通“引避”。

5.(fēi)马:古代驾车的马,在中间的叫服,在两旁的叫,也叫骖。

6.辍解:解套休息。

7.敦彼行苇,牛羊勿践履:语出《诗·大雅·行苇》:“敦彼行苇,牛羊勿践履,方苞方体,维叶泥泥。”

 

晋武帝1赐山涛诏

君虽乃心在于色养2,然职有上下,旦夕不废医药,且当割情3,以隆在公。

吾所共治化者,官人之职是也。方今风俗陵迟4,人心进动,宜崇明好恶,镇以退让。山太常虽尚居谅闇5,情在难夺,方今务殷,何得遂其志邪?其以涛为吏部尚书。

天下事广,加吴土初平,凡百草创,当共尽意化之。君不深识往心,而以小疾求退,岂所望于君邪?朕犹侧席,未得垂拱,君亦何得高尚其事乎?当崇至于公,勿复为虚饰之烦。

君以道德为世模表,况自先帝识君远意,吾将倚君以穆风俗,何乃欲舍远朝政,独高其志邪?吾之志怀,故不足以喻乎!何来言至恳切也。且当以时自力,深副至望,君不降志,朕不安席。

君年耆德茂,朝之硕老。是以授君台辅之位,而远崇克让,至于反复,良用于邑,君当终始朝政,翼辅朕躬。

 

注释

1.晋武帝:司马炎(236—290),字安世,河内温(今河南温县)人。晋朝的开国君主,公元265—290年在位。公元265年他继承父亲司马昭的晋王之位,数月后逼迫魏元帝曹奂将帝位禅让给自己,国号大晋,建都洛阳。公元279年他又命杜预、王等人分兵伐吴,于次年灭吴,统一全国。建国后采取一系列经济措施以发展生产,太康元年,颁行户调式,包括占田制、户调制和品官占田荫客制。太康年间出现一片繁荣景象,史称“太康之治”。但灭吴后,逐渐怠惰政事,奢侈腐化。公元290年病逝,谥号武皇帝,庙号世祖,葬峻阳陵。

2.色养:这里指奉养父母。

3.割情:弃绝私情。

4.陵迟:衰微的意思。

5.(ān):居丧时所住的房子。借指居丧,多用于皇帝。

 

明穆宗1赠何瑭礼部尚书并赐谥诏

服勤修职2,固人臣靖献之忠;增秩易名,乃国家优崇之典。事关激劝,义笃始终。

故南京都察院右都御史何瑭,学术真醇,操持耿介。早奋身于甲第,遂储养于词林3。史局编摩4,褒贬允孚于众论;文场校阅5,甄收悉得夫名流。挺峻节于波荡风靡之时,倡正学于圣远言湮之后。经筵进讲6,一诚积感悟之机;学宪育才,两省7被陶镕之化。奉常在陟,卿佐累迁。当倚任之方隆,乃归林之再乞。时论皆仰其高致,朝廷亦鉴其悃诚8。特晋留都9总宪之衔,俾遂故里优闲之志。高风邈10矣,令望晔11然。慨耆旧之沦凋,遵遗诏而褒美。赠尔为礼部尚书,谥文定。锡之诰命。呜呼!官联八座,位已极于穹阶;名在百年,荣实逾乎华衮12。幽灵不昧,渥典其承13

 

注释

1.明穆宗:朱载(1537—1572),明世宗朱厚第三子,明世宗病死后继位。在位6年,病崩,终年36岁。葬于昭陵(今北京市十三陵)。

2.服勤修职:《何瑭集》在本句前有“奉天承运,皇帝制曰:”一句。

3.词林:指弘治十五年中进士后为翰林院庶吉士。

4.史局编摩:指正德二年参与纂修《孝宗实录》。

5.文场校阅:指正德三年充会试同考试官。

6.经筵进讲:指正德八年为皇上经筵进讲《尚书》,因言词得罪,被谪开州同知。

7.两省:指曾任山西(未赴任)、浙江两省提学副使。

8.悃(kǔn)诚:至诚;忠诚。

9.留都:南京,

10.邈:久远,遥远。

11.晔(yè):光明灿烂。《何瑭集》作“烨”,义同。

12.华衮:古代王公贵族的多采的礼服。常用以表示极高的荣宠。

13.渥典其承:《何瑭集》本句后有:“隆庆二年六月初十日”。

 

国朝·许作梅1·议杜河患疏

题为任河官以杜河患事。卫河沿河州县,节年水患频仍。人皆言卫水流毒,不知卫水发源苏门,水性有常,即伏秋水发,下有所泄,亦不足害。惟沁水决入,始成滔天之势。查沁水源出绵山,每年夏秋间合诸山之水,并流怀庆,由武陟入黄。南岸高凸,冲决时少,北岸地形凹下,惟恃缕堤为障。比年无专官料理,故堤防未修,且多盗决,俾卫辉、大名迤东一带水患不休。近虽奉旨估计修筑,只应故事。去年十二月随塞随冲,道臣张藩亲驻河干料理,决口始塞。幸值冬月水涸,若当伏秋,其水患又不知何如也!卫河分司系新添衙门,勅书内虽开载沁河,然自设官以来,钱粮不与闻,冲塞不与问,卫河岁受沁河之害,而卫河之官2不得干预沁河之事,何以责河官而消河患也!臣谓:卫河分司驻劄辉县,离武陟百里,宜令本官冬春驻辉县,料理运道,夏秋驻武陟,防修沁河。其沁河各项钱粮俱听本官提取,每年工程照黄河例估计奏销。工大则本年额征不足,关本省河银支用;工小则本年额征有馀,留为次年之用。其沿河堤岸增高加厚,勿滋盗决之弊。如此则责成专而水患可息,民生可苏矣!仰祈睿裁。

勅部:“从长确议3”。

覆请:“明旨施行。”

 

注释

1.许作梅:(1603-1659)字景说,一字傅岩,号休木,河南新乡人。明崇祯十三年(1640)进士,授行人。清初补原官,考授工科给事中,历官太仆寺少卿。《中州先哲传·名臣》有录。 

2.官:原刻不清,据句义补。

3.确议:原刻不清,据字形句义补。

 

何瑭·县尹江侯重修厅桥记

武陟学康生进、毛生嵩来补国学生,至都下,间以其县尹江侯修县治、作浮桥事来告,请为之记。因问侯政何如,曰:“侯岂弟君子也。其政详审不苟,凡民利益必斟酌,既定,然后兴罢。于士类告迪振厉,皆有常法。”问修县治、作浮桥始末,则曰:“旧县治湫隘卑陋不称,侯始下车,慨然欲新之。顾财力方绌,遂已。视篆三载,政通民和,岁复大熟,乃鸠材庀工,悉撤旧治而改作之。为正堂三楹,后堂三楹,东西幕厅、六房吏舍以及大门、仪门、库楼、鼓楼皆鼎然完美,高明广大,既足以集众庶而出政令,深邃严整,又有以怡心志而快耳目。县之城池人物,若有增于昔者。又县治北枕沁河,旧架木叠桥以通行者,每夏秋霖,潦水泛溢,桥辄崩塌,民既病涉,而修缮复劳费不赀。侯乃命比舟为桥,絙1以铁索,贯以铁环,水小至则任其与波上下,水大则暂撤而舣2于两涯,民之往来者既得无阻,而复无修缮之烦,民甚便之。此其大凡也。”窃谓古之观政者,入其疆,则视田野之易治,桥梁传舍之修整;入其邑,则视官府之辨严,阛闠之充实3与否,因以占其政之美恶。信如所言,则江侯之政之美斯可4见矣。抑民愚而神有不可以空言欺者,侯之政果在5于民,则民之跻堂而拜、履桥而行者,必曰:“斯堂也,斯桥也,我侯之所作也。初非有所利于是,是真能为公私长久计者,我侯而去,谁其嗣之?”其爱慕眷恋如此,否则反是。噫!民之情亦可畏矣,江侯念哉!吾见武陟士民爱侯敬侯,与县治、沁水相终始也。侯讳璋,字良圭,直隶徽州之歙县人,乡举高第,礼部试不偶,乃就吏部选,知是县云。

 

注释

1.(gēng):古同“”,大绳索。

2.舣(yǐ):停船靠岸。

3.实:《何瑭集》此字空缺。

4.斯可:此二字较模糊,“可”字尚可辨,“斯”字据句义补。《何瑭集》空缺。

5.果在:此二字较模糊,“在”字尚可辨,“果”字据句义补。《何瑭集》空缺。

 

秦之英·添设廒仓记

邑故有预备仓,在县治西北隅,后乃移今地云。

夫仓为储谷设也,昔以圉罪人,而又何囹圄之为也?毋乃其仓,不为储荒用,而反为罪人用,而谷几耗乎!

先是青县李公有见于此,另创一小仓,以圄罪人,而是专谷主于储谷1。中为公厅,凡四楹,厥廒三十馀间,门楼一座,视旧仓不啻巍目焕矣。往时谷不盈廒,予自丙午任武陟,于今越三祀矣!额每祀积谷千石,三祀例止三千,乃余谷积且四千馀。仓吏报曰:“廒弗能受矣。”予曰:“其储诸公厅。”已而,又报曰:“公厅亦弗能受矣。”予曰:“盍添廒?”吏又曰:“仓无馀地,奈之何?”予于是阅仓地,召省祭官王慈民、张可行,指授之曰:“仓门西移稍中,藉此出路,可建三廒。东西相望,东既不缺,而门又适中不偏。”省祭官曰:“可”。乃命估价,计金二十馀两,遂申动赎谷约六十石,不足仍佐以俸。甫一月告成,谷始不患无所受矣。

今年大饥,议出谷二千馀石赈贫,所称嬴者又不免告詘。嗟夫!仓特虞未盈耳,苟盈既复置一仓,独不可侈露积,奈何岁凶而出之谷,乃睹此空廒为也!守土者恫乎有馀悲矣。虽然天灾流行、何代蔑有?非恃所积,乌能赈乎?故君子毋轻斥聚敛也,惟在聚之有道焉。吾深有望夫继之者。

 

注释

1.而是专谷主于储谷:此句《万历武陟志》(抄本)、本书《建置志》均为“而是仓专主于储谷。”此处当为误刻。

 

袁楷·灵泉引水南注宁郭镇城1

灵泉之南注宁郭镇城濠也,在崇祯九年2丙子秋七月。先是天启元年3知府王景以堪舆法引于宁郭镇城,水之所经,凡壤田为渠者,即檄修武除其地之赋,且偿以直,其渠已不为民田矣!而渠壅水不南者十余年。崇祯五年4秋,流寇至,自晋络绎为害者三年,宁郭几无遗孑5。宁郭为驿,驿失而王命废,所殃不仅在此,镇民当事者疏以闻,天子有命,责守与分署者通判,且以筑城凿池,刻期须竣。予实守河北,奉厥旨牒,下将观成焉!其城既赖通判窦光仪、知县董兰芳力,克底厥绩,城不池,城不足恃,乃浚北来故渠,俾灵泉水注隍以为民卫,即以此报天子命,则此水从兹而南也,敢障者罪不赦。

相传,晋杨生醉,仆于途,野火焚将及,所随者犬以力为泉,泉见,犬水其身,辗以灭火,杨生得不死,灵泉之所由得名也!流寇之烽较焚杨生者之焰孰烈6?宁郭镇城之千万人较杨生之生死孰多?湛湛灵泉,仅令其活一杨生而止,有地方之责者不其获戾于斯泉哉?况兹所决之水,在泉村东南隅,其委虽汇,而于源则已为馀,其可以利民田者皆在北,此者之上流名曰“光河”,光河东注至三空桥,此决固毫无所损7。后之人倘有阻此流于不南者,泉灵当殛之矣!且泉欲活一杨生而犬能成之泉,欲卫此千万人于一城而人反阻之,可以人而不如犬乎?郭村西北一泉久窒8,疏之以增此澜,东入石桥下交流。并记于此。

 

注释

1.濠:本书《建置志》所录此文为“壕”,下同。

2.崇祯九年:公元1836年。崇祯,原刻为“崇正”,避雍正皇帝“胤”音讳,下同。

3.天启元年:公元1621年。

4.崇祯五年:公元1632年。

5.遗孑:《建置志》为“孑遗”。

6.烈:《建置志》为“”。

7.损:《建置志》为“”。

8.一泉久窒:《建置志》为“二泉已窒”。

 

李应春·洞渊宫记

河南,天下之中州;覃怀,中州之名郡;武陟,名郡所属邑也。

是邑也,畜产众盛,土俗肥饶,比屋富庶,有士君子之风;太行高拱,沁水朝宗,钟山川之秀气,所谓地灵人杰,端在于此,诚甲于他邑者也!

邑之迤东二十里许,永宁下乡,水寨名镇,古迹洞渊宫,历年极远,治乱变迁,屡遭兵燹,失其所记。惟闻累代乡老传言,宋元丰初年之所创也。其宫深閟,后盖玉皇邃阁,高百尺馀,遥望丹霞,不可阶而升也。中立三清殿,神像妆饰威灵烜赫1,足以悚人之观视。前造雷神普化四帅,侍立俨然,人望而畏之。

一方之胜,概四境之福地也,其后阁倒,作庙奕奕2。至正年间重修,至我朝数百载矣!世远年湮,不能无废坠耳。一乡之人朔望祷祈、春秋祭祀,何以竭虔而妥神?本社会首与众同谋,请获嘉三桥村僧宽明募缘,以为修盖之领袖。经之营之,周爰执事,善化十方,施主赢财,取土木金石,僦功征工。大杗3小榱4,撤去污坏,革故鼎新;欂栌5株儒6,椳78910,各得其宜;黝垩11丹漆,金碧朗耀,曲尽其妙,形势巍峨,屹然巩固,如山之高也,如松之茂也。廉隅整饬,栋宇峻起,如跂12斯翼,如矢斯棘。閟宫孜孜,赫厥声濯,厥灵上帝是依,乃殖其庭,乃安斯寝,使天下之人香火绵绵,惟愿祝祷天恩,保障天民,永光道典于万世也!

时修盖之工,肇自嘉靖乙巳年13,落成嘉靖丙午14。始述其巅未,以纪岁月云尔。

 

注释

1.赫:昭著;显赫。

2.奕奕:美好貌。

3.(máng):房屋的大梁。 

4.榱(cuī):椽子。

5.栌(bo lu ):柱上承托栋梁的方形短木。即斗拱。

6.株儒:应为“侏儒”,梁上的短柱。

7.(wēi):门臼,承托门转轴的臼状物。

8.(nie):门橛,古代竖在大门中央的短木。

9.(diàn):门闩。

10.楔(xiē):门两旁的木柱。

11.黝垩(yǒu e):涂以黑色和白色。

12.(qí):形容虫子爬行。

13.嘉靖乙巳年:嘉靖二十四年,公元1545年。

14.嘉靖丙午:嘉靖二十五年,公元1546年。

 

国朝·赵奠丽·分守道张公新筑沁堤记

沁之为患,其来旧矣。然赖人力,可幸无患,虽患亦不称忧。独壬辰迄甲午三载之内,叠遭淫霖,益大其势,而沿河一带,堤岸卑薄,久渐化为平壤。于是水之怒如无所砥,一决而北,直达于卫,再决而南,直抵于河。上下百里间,极目烟澜,鱼龙跳舞,田庐尽为漂没,城亦几沼。事闻致廑宸1,忧谓“非属之重臣不可!”爰简张公以参知分守其地,而治水一事于我公为专司焉。公曰:“水不可与力争也,求其故道,竣其堤防,俾中无散漫,下有归宿,则怒可渐衰,而势亦徐缓,吾但行所无事而已。”因请水衡金钱,广置物料,复飞檄2六县,调集丁夫,相度地形,增堤四处。起自傅村决口,纡折而西曰“大樊”、曰“小董”、曰“南王”,各限工程,添筑下埽。公单骑来往,视其高卑坚薄而劝惩之。人事效用,畚锸云屯,岁未周,工成保障,水约中流。从前涛鸣波滚之地,又变而为耕耘树艺3之场矣。噫!公之明德远矣哉!总计堤长九百二十六丈,高八尺,阔一丈三尺,而小董、大樊则高一丈、阔三尺,地当水冲,故工尤加峻云。一日公行堤上,告奠丽曰:“此陟民百世之利也,善后之策,仍当与邑宰图之。夫水性无定,难以预料,吾于堤旁设堡,堡有夫,候水消长,得为之备,则暴涨可无恐已。堤岸无柳,土亦弗固,吾广为种植,接阴不断,期根以下盘,而稍4堪储用,则颓壤可无虑已。抑某又闻之:‘神有所依,乃不为厉。’吾前筑傅村堤时,即阙地一区,建河伯祠宇,今工已告竣,酒牢虔备,钟鼓时闻,神之格思,宁不垂蕬5而降祉邪?昔人于长桥广堤镇以金铁者,谓蛟螭之属性畏之,兹铸铁为牛,置诸决口,且牛丑土也,上以尅水,五行之理,或非诬与,凡此皆所以保堤也,堤保而患消矣!”丽曰:“唯!唯!辱公明赐教,当永永守之惟是。公既底绩,天子将酬厥庸而懋6赏焉,则继此以往,享公之利,谁复识公苦心者。昔朱司空治河功成,李于鳞先生赠以句云“春流无恙桃花水,秋色依然瓠子宫”,迄今故老传为佳话。丽愧乏白雪之才,无足扬徽标美。而公不朽之功,又不容以弗志也。用藉贞珉,以告方来,公讳藩,字介屏,山西太原府盂县人。

 

注释

1.廑宸:指皇帝。

2.檄(xí):古代官府用以征召或声讨的文书。

3.艺:种植。

4.稍:柳梢。

5.(sī):此处通“丝”,云下垂的样子。

6.懋(mào):勉励,鼓励。

 

甘国垓·建新仓记

皇帝御极之三十有一年,河海清晏,山岳奠安,宽仁1太和,无福不集。乃以五夜之焦思,廑如伤而在抱,物2令直、省、州、县,各按上、中、下议,所以积储预备者。武本瘠邑,以宪纲列为中等,议应积谷八千石。议行一时,拥篝如云,疾输若电,邑旧仓不加容,至僦民舍。又甚虑散漫难稽,计筑新仓,聚邑之绅士耆民而经度之,于治西相得地, 袤二十四丈,广七丈,乃东西建廒房各间十六,官舍间三,街廒房间七,共间四十有二。间各六檩,共檩二百五十有二,厥工钜哉!以四十五日落成。知县事甘国垓作而曰:“昔《书·盘庚》称:‘承汝俾汝,惟喜康共。’言所以使民者,惟与民同安而已。夫民至愚而服从乎?上之德意则甚神,故有‘煦煦孑孑,而民弗生感;大工大役,而民不言劳’者,有早窥其用意之所在也。今圣天子积储之勤,岂曰‘富国’云尔哉?频年来蠲租发粟,不惜数百万之金钱,举以惠民,而独于积储孜孜加意者,良以示珍惜于粒米狼戾之时,藉补助粪田不足之岁,此意与日月为昭耳!是以武本濒河,沙衍地不皆闢,民不皆聚于斯役也,知县一手一足之烈,又势必因民以为功,特非能家至人晓,更非能强以难从而迫于速赴也!乃奉行之曰,若绅若士若民,自城迄乡,计二十二里,而人心踊跃;则一司事之工供畚锸,若木石之役皆具;伐树烧土,为椽柱若梁及砖及瓦皆备;鼛鼓弗胜,自筑基暨筑堵,皆坚以厚。门垫板席,防渗通气之属纤悉皆完。由是,八千石积储可风雨攸除,亦不致有散漫难稽矣!从此加谨收藏,遇凶有备,虽历百千年,可指囷而为民捍患也。噫!尝念民力之艰也,文告先焉,而怠缓者多矣;督责继焉,则怨苦作矣。或曰:民固若是难用也。或曰:民可乐成,固难与谋始也。噫!以若所言,得无使民者之非出于与民相安邪!得无使之之意、有未足以服民心者邪!试以武邑是役验之,何其不戒而严、不疾而速,有如是乎?自非圣天子諴和修养,既深且久,而救死恤亡,实有大孚乎民志者,而何能若是邪!今积储遍天下矣,武邑一小隅,实足以征圣治于无穷。垓不能文,又不敢使盛事无传,故拜手记其大概如此,并勒石书趋事姓名于碑阴,以志其盛。

 

注释

1.仁:《建置志》所录此文为“乐”。

2.物:《建置志》为“特”,当以“特”为是。

 

王靖·大君创筑堤工记

《禹贡》“九泽既陂”,“陂”,障也,筑堤之所由起也。贾让以“缮完故堤,增卑培薄”为治河之下策。然以今日之形势而谕1,则治河之策不外乎此。

武陟县南濒黄河,西接温县之平皋,而东与荥泽为界,相距皆五十里。城东一带,自康熙六十年河决之后,修筑大堤,梁溪嵇文敏公时为河使,有《河防奏议》;王犀川制府辑《河南通志》,亦详载之,可考而知也。

城西旧无堤岸,惟借清风岭以为屏藩,历年已久,北有沁水,南有黄河,每至桃花浪涌及伏秋大汛,往往泛溢,居民苦之。乾隆十六年夏,霪雨连旬,沁黄异涨,清风岭冲断数处,水如奔马,人将愁鱼,庐舍田畴漂没不少,呼号之声彻于远迩。邑令奉新赵侯开元,蒿目伤心,既请赈恤,并议筑护庄堤以卫之。明年,赵侯以卓异内迁,工未及举,代之者醴泉王侯肯糓,劝民输赀,为兴筑之计。上官委县丞戴涛司其事,而民绌于力,堤薄而卑,六月水涨复决。王侯丁艰2去任,海宁查侯开重来摄篆,下车之初,劝民补筑。八月大雨,堤复倾颓,郡守甄公与令丞跋涉于泥淖中,共相筹画,以为护庄堤既不足以资捍御,必将清风岭之残缺者修补完固,以作重门保障。查侯乃捐薪俸,以供竹楗,仍委戴丞及主簿顾秉衡、典史任经、驿丞马宗楷为之分修,而自董其成。盖其才识过人,无书不读,而尤熟于《河渠书》,固非徒补苴罅漏3者可同年而语矣!

夫兴利除害,固长官分内之事,然往往视为故常,从未有勇于任事、思一民之溺若已、推而纳之沟中如查侯者。且民利民筑,岂非成例,亦何妨竟听之民。况以大清小廉之世,脂膏不润,指水盟心,犹惟恐民力之或竭,而裁冰割雪,以资于成,其德又何可及哉?癸酉之春,查侯以上官具疏题授,入觐枫宸,出而抚驭花、封、殷、怀蔀屋诸事,益加奋勉,所以报君恩而酬宪德,亦甚切也!频年以来,歌乐土而庆屡丰,幸免流离,各安耕凿,则查侯之利济斯民为甚溥。尝读《唐书·地理志》,凡一渠之开,一堰之立,无不记之于其县之下,论者谓其详而有体。前朝洪武末年,奏开天下郡县塘堰凡四万九百八十七处, 陂渠堤岸五千四十八处,而明季怀庆有史公堤,则因沁水涨溢啮古阳堤,募夫兴筑,此又近事之见于志乘者也。余承乏是邦,习闻旧令尹之政成规具在,敢不夙夜兢力为保固。并望后之君子,念创始之最难,思守成之非易,当仁不让,而见义必为,亦如查侯,是则斯民万世之利也夫。

 

注释

1.谕:原刻如此,当为“论”。论之繁体“”,类于“”。

2.丁艰:守丧。

3.补苴(jū)罅(xià )漏:补好裂缝,堵住漏洞。比喻弥补事物的缺陷。出自唐韩愈《进学解》:“补苴罅漏,张皇幽眇。”

 

地址:郑州市金水路18号 邮政编码:450003 电子邮箱: hndafgc@126.com
版权所有 河南省档案局 豫ICP备11015203号-1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