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修武县档案信息网
欢迎浏览...
政务
中原经济区 政策法规 业务指导 职称教育
档案科研 档案学会 党建 精神文明 廉政
资讯
通知公告 档案新闻 档案界论坛
档案界维基百科 《档案工作》电子期刊
互动
网上预约服务 馆藏珍品展厅
网上调查 利用天地 档案征集 档案技术
档案文件查阅
已公开现行文件查询 河南数字档案馆
音视频档案 历史记忆 本地沿革
 档案征集
解读修武官驿张氏残谱复印本
作者:王保成  更新时间:2011-9-24

    2010年6月下旬的一天,一位年约六十岁左右的老同志,手持一套已经有些发黄的复印资料来到修武县档案馆,说这是他们的老家谱复印本,愿意赠送给档案馆保存。仔细询问,得知老同志名叫张树浩,修武县城关镇王官庄村人,原系县水泥厂档案员,助理馆员职称,现已退休。张树浩说,他们张家原籍河内县西界沟(现属博爱县),明朝末年由原籍迁至修武县官驿村,现已繁衍播居到官驿、王官庄、东新庄、刘庄、周流等村,又因官驿村是发祥地,而且现在仍是本族的最大聚居地,所以这支张姓习惯被称为官驿张氏。由于张树浩做过档案工作,具有一定的档案保护意识,他认为撰修于清代的原谱已经轶失无存,而这套复印于1990年的复印本,作为原谱惟一的复印件,就显得比较珍贵,为了不再将这套复印本丢失,所以特地将此赠交给档案馆妥为保管。
    在感激和感动之余,我们接收了这套家谱复印本。研读之后,发现这套家谱虽然是复印本,而且存在明显的残缺,可以说其已经不存在文物和古籍价值,但它的资料性却显得极为珍贵,无法替代,我们不仅从中看出一个家族清晰的发展脉络,而且发现历史上官驿张氏曾是一个文武并重、功名显赫的名门豪族。

    一、家谱的修撰
    此谱为残谱,无封面,前面很明显有缺页。幸而在残本的第一面尚保留有“初修宗谱执事人目录”,得知初次修谱的执事人是“戌基、峨、应鳌、榜鳌”四人。又查世系表,张戌基为官驿张氏第五世孙,生于雍正十一年(1733年);张峨等三人为第六世孙,其中张峨生于乾隆十五年(1750年),张应鳌生于乾隆十一年(1746年),张榜鳌生于乾隆十七年(1752年)。因为修谱的执事人皆为德高望重之人,年龄都应在50岁以上,这样可以得出此谱创修的大致年限为十八世纪末十九世纪初,即1800年左右。

    其后又有“续修宗谱执事人目录”,得知续谱的执事人是“鹏翮、鹏鸣、鹏翎、显禄、凤彩、百禄”六人。查世系表,鹏字辈是第八世,后面三人为第九世。张鹏翮生于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张鹏鸣生于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张鹏瓴生于嘉庆十七年(1812年),张显禄和张凤彩都生于嘉庆十八年(1813年),张百禄生于嘉庆十三年(1808年)。据此推断,此次续谱应在1860年左右。

    家谱中虽未言有无第二次续谱,但在世系表的第十世,收录有光绪年间出生的14人,最晚的是张浩,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出生,超出了上次续谱的下限,所以此谱又经过了第三次修撰。这14人中,只有出生于光绪十八年(1892年)张淋结婚并生子。旧时代婚育较早,按其20岁婚育,那么其第二次续谱时间应为民国以前,即1912年以前。这应是此谱的最后修订时间。

    二、家谱的内容

    残谱共27面,从现存的第一面看,最前面应有卷首,内容为谱序、札记、撰修人员之类。现存的卷首内容有因设新茔的买卖地契文书(不全)、执事人目录、修谱则例、大宗全图。其后则是张氏世系表。体例相当完备。

    官驿张氏始祖名叫张三让。谱中虽未言明迁居修武的时间,但在第二世中有其两个儿子的出生时间。张三让的长子张可选,出生于明代崇祯年间(1628—1644);次子张仲选,出生于清代顺治四年(1647年)。因此,张三让的迁修时间应在明朝末年的崇祯年间。

    全谱共录张世迁修后的十世族人96人,其中,第一世为1人,第二世为2人,第三世为4人,第四世为4人,第五世为4人,第六世为8人,第七世为14人,第八世为23人,第九世为19人,第十世为17人。每世的排行为同族的大排行,而不以同胞兄弟的长幼为序。每个人的名字上各注上代某人之子,下注本人出生年代和功名官爵,以及妻妾子女姓名。正妻记为配,小妾记为侧,其子是妻出还是妾出都有标注,以表嫡庶之分,体现了严格的封建等级礼制和儒家教义。

    三、家势的兴衰

    由于此谱上记有功名官爵,所以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官驿张氏家势的兴盛和衰落。

    第一世至第三世,张氏尚未显迹,连续三代都是平民。第四代,出了1个登仕郎。登仕郎,是清代的正九品文官品衔。官虽不大,也是朝廷家的人。第五世,出了1个武信郎和1个邑庠生。武信郎为正六品武官,这个官不小,比一般知县的品衔都要高;邑庠生即县学秀才,当了秀才,见官不拜,不缴赋税,还能领到补贴,也算是有了功名。第六世一下子出了1个武举人,1个太学生,1个邑庠生,1个郡武生,2个邑武生。武举人即在省里组织的武学乡试的及第者,武举人可以接受朝廷任命,成为武将;太学生,就是从各级地方学府中选取的优秀生员进入国家最高学府国子监学习者,他们虽然和进士、举人相比地位较低,但也具备了作官资格,清初名臣于成龙即出身太学生;郡、邑武生即府、县级相等于秀才的武生,他们的待遇和文秀才相同,经过武学乡试可以成为武举人。第七世有武举人1人,太学生1人,邑庠生1人,还有1个登仕佐郎和1个武佾生。登仕佐郎和登仕郎一样,同是文官品衔,只不过官阶更低,为从九品;武佾生武学童生经过纳捐,成为和武秀才相当的习武者。第八世有太学生3人(其中1人外加七品军功),邑庠生1人,登仕郎1人,邑武生2人,郡武生2人,武佾生1人。第九世只有郡武生1人。第十世只有登仕佐郎1人。

    经过统计分析和对比研究,可以得出如下结论:

    首先,这是一个非同寻常的家族。虽然二百多年间官驿张氏人口不是特别旺盛,十世不过96人,但有功名者达到25人,占整个家族所有人口的四分之一还强,而且从第四世开始,世代都有具有功名的族人。

    其次,在重视修文的同时,尤为重视习武,长期以来(最起码有五世以上超过100年的时间)练习武术是家族的重要传统。在这25人中,文仕功名的有13人(太学生5人,邑庠生4人,登仕郎2人,登仕佐郎2人),武仕功名的有12人(武信郎1人,武举人2人,府、县武生7人,武佾生2人)。虽然文仕出身的比武仕出身的还多1人,但文仕中有一个太学生外加七品军功,说明此人武学功底也非同小可。从第五世即出了一个正六品武职的武信郎来看,张氏最早在第五世以前即已开始习武,其后代有武学功成名就者,直至第九世。在接收家谱复印本后,我们根据发现的情况,又对张树浩本人进行了采访,他告诉我们,据老人们讲,解放前在西关北地有一块面积达300多亩的演武场。根据家谱记载,我们推断,这应该是一个家族演武场,正是这个演武场,使张氏成为远近闻名的武学世家。有趣的是,两个武举人是父子关系,父亲是第六世的张应鳌,字步洲,乾隆十一年(1746年)生,中乾隆辛卯(1771年)科武举;儿子是第七世的张鹏翔,是张应鳌的长子,字亿春,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生,中嘉庆庚申(1800年)科武举,两个人武举及第的年龄都为20多岁。在道光《修武县志》和民国《修武县志》的武举名录中,都可找到他们二人的名字,其中张应鳌为清代第9名武举人,张鹏鸣为第14名武举人。而张应鳌是家族中官阶最高的武信郎张聪的长子,因此在官驿张氏中流传有“父武举子武举父子武举,祖英杰孙英杰祖孙英杰”的佳话。

    其三,在我国民间有句“富贵不过三代”的老话,由于时代的局限性,官驿张氏在历史上也难逃此运。除前三世皆为平民外,其余历代都有具备功名者,其中第四世有1人,第五世有2人,第六世有6人,第七世有5人,第八世有9人,第九世有1人,第十世有1人。不难看出,第四世和第五世为家势的发展阶段。第六、七、八世为鼎盛阶段,此时的张家可谓赫赫扬扬,冠缨满族。从第九世开始,家运迅速走向衰败,猜测其原因,一是可能三世富贵后,其子孙可能成为纨裤子弟,只知享乐,不思进取;二是可能家族中有人作威作福,遭受重大变故。

    总之,这套修武官驿张氏残谱复印本,向人们较为全面地展示了一个封建家族的兴衰史,揭示了这个封建家族由兴到衰的历史规律和必然原因,加上此谱严格符合封建礼制的编修体例,对研究当地的历史和姓氏文化具有重要的文献价值。

地址:郑州市金水路18号 邮政编码:450003 电子邮箱: hndafgc@126.com
版权所有 河南省档案局 豫ICP备11015203号-1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