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中站区档案信息网
欢迎浏览...
政务
中原经济区 政策法规 业务指导 职称教育
档案科研 档案学会 党建 精神文明 廉政
资讯
通知公告 档案新闻 档案电子期刊
中原经济区专题档案
互动
网上调查 馆藏珍品展厅 民国徽章展
利用天地 档案征集 档案技术
档案文件查阅
已公开现行文件查询 河南数字档案馆
音视频档案 历史记忆 本地沿革
 历史时空
毛家花园与毛昶熙墓地
更新时间:2018-4-11

 

  毛昶熙是武陟人,晚年因为女儿嫁到太行山南麓风景优美的博爱县月山寺南西庄村,遂在这里置地、择茔,希望永远不离开这块头枕月山、足蹬沁河的风水宝地。他当年建造的园林别墅辉煌浩繁,号称“印月山庄”,可惜毁于民国年间匪患与战火。毛昶熙的墓地也被盗挖,只剩下孤零零的神道碑立在那里,诉说一代晚清重臣昔日的辉煌……

  博爱县西庄村位于发展大道博爱公园北侧的电商大厦西邻,东接下期城村,西南连下庄村,北面是前桥、后桥、月山寺,南面是博爱一中与博爱公园。毛昶熙的别墅和墓地,就位于西庄村西侧的月山路边。路东侧是别墅遗址,路西侧偏南是墓地,这一切均因民国年间战火频仍而风光不再。

  毛家与毕家门当户对的官商姻缘

  毛昶熙是河内武陟人,祖籍原阳,其父毛树棠官至户部侍郎。毛昶熙于道光二十五年中进士,选庶吉士,咸丰五年迁御史,咸丰十年以左副都御史衔回乡督办团练,为朝廷镇压捻军、太平军安定天下,立下了汗马功劳,成为晚清大名鼎鼎的骁将。功成名就后他果断交出了兵权,弃武从文,因此深得皇家赏识,不像曾国藩那样终生惶惶不安如履薄冰。他先后担任过工、户、礼、吏、兵五部尚书兼翰林院掌院学士等职,20多次担任朝廷科举乡试会试主考官,桃李满天下,是为数不多的善始善终的大清重臣之一。毛昶熙于光绪八年任兵部尚书期间去世,授太子少保,谥号“文达”。

  毛昶熙为何在西庄居住并择茔安厝?这与此处的风水宝地和儿女亲情有关。他的小女儿许配给西庄毕家,丈夫系怀商巨贾毕世兰次子毕登沄。毕世兰曾任尉氏县训导、兰仪县教谕,在李封、柏山、济源均有煤矿,在泽州、清化街有粮坊,在许良一带有竹林,在焦作府城、于村和博爱东碑村等有土地,县城青莲寺同治三年重修清化镇城墙碑记和冯竹园三官庙咸丰年德政碑上,均有毕世兰的记载。武陟地处黄沁交汇处,历史上多发水患,而南太行山下的这块土地不仅从来没有水患,而且物产丰饶、人杰地灵,盛产四大怀药、上庄姜、许良竹子、烟叶等,毛昶熙在月山寺下这块风水宝地建造别墅园林不足为奇。他还在别墅西南不远的原谢庄村(今已无存)选择坟茔,民国年间出土的毛昶熙墓志也有记载。

  资料再现毛家花园的辉煌

  西庄村的老人们还记得早年这里有一座金碧辉煌、高墙阔门、水榭环绕的别墅叫毛家花园、文达别墅,位于现在下庄村北月山路加油站东南侧,1980年版博爱县志也有“印月山庄”局部照片。博爱县政协1991年编辑的《博爱文史资料》第六期,收录了原博爱县地名办副主任王忠廉根据历史资料和当地人回忆撰写的《毛文达公别墅》一文,文中叙述毛昶熙看中了背山面水、翠竹百顷、山清水秀的这块风水宝地,随邀请北京及全国各地能工巧匠,为之择地、设计、建造了这处别墅。文中描述别墅“园内建筑景观秀丽,园外景致极为壮观,酷似一幅天然画卷”“别墅占地十亩之多”“四面白色的围墙,掩映在田畴绿竹之中,显得格外皎洁、静谧,门外的下秦河上,架有一座青石板桥;河畔种植有多株龙爪柳和垂杨柳”“门前与下秦河间,有一广场,以备主人和来宾停车放轿”“高台阶垂花大门上方,悬挂一块巨匾,上书‘印月山庄’四个大字,系毛昶熙亲书”。文章还描述院内有假山屏障,有桥廊曲径,有荷花鱼池,有八角凉亭,院内种植多种珍稀花木。厅内悬挂清代书法家段春湖所题“秋色墙头数点山”和毛昶熙自题“天然画意”等匾额。还有田字形大花厅,一座高大的主体建筑名曰“呼云楼”,与北面的金代古刹月山寺遥遥相望。文中讲这座宏伟的建筑建造于1880年即光绪六年,可惜于民国期间毁于兵火。

  如此规模宏大的豪华建筑,可以看出毛昶熙确实希望在此安享晚年,只可惜好景不长、好福难享,清廷不让他退休,光绪八年一月又任命他担任兵部尚书,当年二月即抱病去世,终年66岁。实际上毛昶熙在这座豪华别墅只居住了一年多。民间流传其在此还接待过京城高官与地方乡贤几批客人,但他在别墅建成之前是否在毕家住过还有待考证。毛家从武陟老家大虹桥请来徐姓人家看家护院,这一家也因此落户西庄村,其后人至今还记得这段历史。

  孤零零的毛昶熙神道碑

  西庄人记忆中的毛昶熙墓也不像现在这样寒酸,那里原有富丽堂皇的碑楼、宽阔的神道和高大的墓冢,神道两侧石人石马特别威严。民国期间军阀混战,奉军战败后被当地民间武装势力截获了枪支弹药,形成南北两大派6支土匪武装,毛家花园、毛昶熙墓地均毁于匪患,庭院木石被盗卖,花园旧址片石不留,墓地被盗后墓碑、石人石马也不知去向,仅存一通神道碑也在“文革”期间被推翻,螭首被砸碎,碑身被弃河边。1984年前后政府修筑月山路,县博物馆在原址西侧重立这通碑记,文字仍很清晰。碑文字面朝北正对月山寺,估计是为了尊重历史。碑文曰“诰授光禄大夫赠太子少保兵户吏礼工部尚书谥文达毛公神道”。

  因博爱县原隶属于沁阳,毛昶熙墓志出土后可能存于沁阳博物馆,已被北京图书馆编辑收录。1989年中国古籍出版社出版的《北京图书馆藏中国历代石刻拓本汇编》描述如下:毛昶熙墓志(志4953),清光绪九年(1883)刻。葬于河南沁阳(注:博爱县原归沁阳)。作帖式,分刻四石,拓片均长32厘米,一宽101厘米,余均宽95厘米,周寿昌撰,黄自元正书,胡义质撰额,吕春林刻。志云:毛昶熙卒于光绪八年,女子四,长适工部员外郎尉氏刘铭德;次(二)适北河候补通判山阳李鼎璜,皆先公卒;次(三)适辉县张毓庆;次(四)适候选员外郎河内毕登沄;孙男一,慈望,一品荫生。

  “印月山庄”让很多焦作人好奇,人们盼望在发展全域旅游大潮中,能够重现这位晚清重臣当年营造的人居环境,给厚重怀川增加一点历史点缀,让更多的后人了解博爱,了解月山寺,了解毛昶熙。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