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中站区档案信息网
欢迎浏览...
政务
中原经济区 政策法规 业务指导 职称教育
档案科研 档案学会 党建 精神文明 廉政
资讯
通知公告 档案新闻 档案电子期刊
互动
网上调查 馆藏珍品展厅 民国徽章展
利用天地 档案征集 档案技术
档案文件查阅
已公开现行文件查询 河南数字档案馆
音视频档案 历史记忆 本地沿革
 史志档案文化
话说司马防残碑
更新时间:2017-9-29

司马防是司马懿的父亲,《三国志注·魏书十五》记载:“父防,字建公,性质直公方,虽间居宴处,威仪不忒。雅好汉书名臣列传,所讽诵者数十万言。少仕州郡,历官洛阳令、京兆尹,以年老转拜骑都尉。养志闾巷,阖门自守。诸子虽冠成人,不命曰进不敢进,不命曰坐不敢坐,不指有所问不敢言,父子之间肃如也。年七十一,建安二十四年终。有子八人,朗最长,次即晋宣皇帝也。”《三国志·魏书·武帝纪》注引《曹瞒传》:“为尚书右丞司马建公所举。及公为王,召建公到邺,与欢饮,谓建公曰“孤今日可复作尉否?”建公曰:“昔举大王时,适可作尉耳。”王大笑。建公名防,司马宣王之父。“由这两则历史文献记载可知,司马防字建公,东汉末年历官尚书右丞、洛阳令、京兆尹,以年老转拜骑都尉。

195年西安市西大街下水道沟工程中,发现一通《司马防碑》,出土时只有碑石上半,且已裂为三块。残长106厘米,宽98厘米。篆额“汉故司隶校尉京兆尹司马君之碑颂”四行、十五字。碑阳十六行,中间两行损泐,存一百四十二字。碑阴上部十四行刻属吏名单,下部十八行残不成文,可识者四十一字。此碑现藏西安碑林博物馆,是国家一级文物。碑文载:“君讳芳,字文豫,河内温……”,“显考儁,以资望之重,识……”与《晋书·宣帝纪》相校,芳的官职、族望以及卒年,与司马防俱合。故专家一致认为此碑即司马懿之父司马防之碑,毋庸置疑。可是碑上所载是“君讳芳,字文豫”,而《晋书》、《三国志》均记载为司马防,字建公。如果名字“芳”,“防”二字有可能是同音误传,那么表字“文豫”和“建公”则相差太远了。根据碑文末行刻“晋故扶风王六世孙宁远将军乐陵侯追……”,显然这块碑为司马氏后世子孙所立,那不至于不清楚先人名讳。《三国志》《晋书》都记载司马懿之父名司马防字建公,特别是《三国志》,是西晋史学家陈寿所著,成书时间于司马氏当政时期,对于西晋皇室祖先司马防的名字应当也不致弄错。杨励三先生认为史传中的写法是司马彪为了避曹芳讳而改写,不过根据现有材料并不能证明司马彪撰《续汉书》成书于魏末,而且《晋书·宣帝纪》中司马懿之父亦写作司马防,可见碑文作司马芳的原因并非是避讳而产成的,可能有着别的原因。这个令人困惑的问题目前无解,只能等将来发现新的文物或文献资料来解释了。

目前对于司马防残碑的讨论焦点是其刻立年代问题。史学界对此碑的年代有五种观点:汉碑说、三国说、曹魏说、东晋说、北魏说。目前关于北魏说的支持最众,杨励三先生认为题衔中的乐陵侯指的是北魏时期的司马准,故定该碑为北魏时所立。路远先生根据司马准降魏时间和其卒年,进一步指出此碑刻立年代在公元430年至454年之间。殷宪利先生用碑阴下部残存的文字内容,认为此碑应刻立于太平真君元年(440年)。西安碑林博物馆王庆卫通过《司马防残碑》的物质形态和文本形态,对此碑进行了深入考察研究和分析判断。认为此碑最初刻于东汉晚期,是司马防去世后其门生故吏所立的纪念性质的碑刻。但《司马防残碑》碑额浅浮雕螭首,这种形制不会是汉碑所有,而是东晋以后的石碑式样,是由汉代碑晕向隋唐高浮雕螭首演变时期的典型风格。碑额的篆字同北魏早期的碑额篆字颇相似,碑阳文字介于隶楷之间,碑文主体和末行书法虽有所不同,不过总体都显示出了北魏早期铭刻体的基本特点。据此可知碑阳的主体文字和题衔书艺的差异应当是当时刻意为之的,是为了说明这两种文本不同的来源。所以王庆卫论断,认为司马防残碑在物质属性上整体文字均刊刻于北魏早期;文本属性上有两个方面,碑文主体和属吏属于汉末内容,题衔和碑阴下部的司马氏世系文字属于北魏时期,总体来说此碑应该是初刻于汉末,到了北魏时期司马准又重新刻石,重刻于太平真君六年(445年),不过在内容上增加了题衔和司马氏世系的文字部分。

东晋晚期朝政实权被刘裕掌控,皇族司马氏被刘裕迫害屠杀,一些司马氏皇族逃出东晋,投奔北魏,受到北魏王朝的欢迎和重视。此时北魏统一北方,强调自己的正统地位,能得到西晋皇族的承认和拥戴,自然是有利于其政权的合法性和稳定性。另一方面司马氏皇族投奔北魏,也需要确立自己的西晋正统皇室后裔身份,确立自己的世家大族地位,才能在北魏得到稳固和发展。而重刻树立祖先的碑刻就成为最重要的证明方式之一。司马景之、司马准兄弟在东晋明元帝时期投奔北魏,同时奔魏的还有司马楚之,受到北魏朝廷的重视和礼遇。司马准是司马懿的七世孙,司马楚之是司马懿弟司马馗的八世孙,司马防是他们的共同先祖,北魏诸司马氏众人为诉求共同利益,他们选择了司马防这位共同的先祖立碑。选择在长安立碑,不仅因为司马防原碑刻立于此,而且关中初定,通过司马氏立碑的行为,亦可以为北魏朝廷稳定关中地区的统治秩序有所助益。碑阴下部有“茔十二”、“阙”等字样,似乎说明当时不仅仅是立碑行为,同时还有着系列的建筑营建活动进行。

《司马防残碑》无论是初刻于汉末还是北魏重刻,这都是目前所知最早的司马家族人物碑刻,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研究价值和书法艺术价值。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