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中站区档案信息网
欢迎浏览...
政务
中原经济区 政策法规 业务指导 职称教育
档案科研 档案学会 党建 精神文明 廉政
资讯
通知公告 档案新闻 档案界论坛
档案界维基百科 《档案工作》电子期刊
互动
网上预约服务 馆藏珍品展厅
网上调查 利用天地 档案征集 档案技术
档案文件查阅
已公开现行文件查询 河南数字档案馆
音视频档案 历史记忆 本地沿革
 史志档案文化
第十讲 人物志的编写
更新时间:2015-12-1

人物志的地位和作用

    人物志是地方志书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志中之志”“志中之髓”“方志之魂”。自宋代始,方志必列人物。至清代,人物在志书中所占比例,多则一半以上,少则占1/5左右,所谓“古来志书半人物”即此。社会主义新方志,人物志更是必具部类。在方志界,历来有“地以人贵,人以地传”“人物为一郡之柱础,乡邦之光耀”之说,“人杰”方能“地灵”。一部地方志,设立人物志,辅之以事系人,就能人事结合,给人以立体感。同时,人物是最活跃的因素,生动的人物资料也是最富有感染力量的教材。生动的人物资料,是进行爱国主义、革命英雄主义和社会主义教育的好教材,其资治、存史价值不可低估。

    人物志的体裁

新志书人物志的体裁多采用传记、简介、表和录等4种体裁。人物传记较为详细地记述人物的一生;人物简介一般只记人物的主要事迹,不详细记述人物的一生;人物表是用表格的形式收录入志人物;录即人物名录,有的志书虽名为“录”,如在“烈士名录”中照设姓名、籍贯、年龄、牺牲时间、牺牲地点、获何等称号(立几等战功或何级劳动模范)等栏目,又同“表”并无多大区别。

人物志的编纂原则

   《新编地方志工作暂行规定》第十二条明确规定:立传人物以原籍(出生地)为主。非本地出生,但长期定居本地并有重要业绩者,也可在本地立传,包括外籍、外籍华裔和华侨为本地作出重要贡献者。在世人物不立传,凡在世人物确有可记述的事迹,可在人物介绍中记载或在有关篇章节中以事叙人带出来。人物传记必须实事求是,资料一定要真实可靠。根据以上规定,续志中入传人物要遵循生不立传、以本籍人物为主、以正面人物为主、功业卓著、实事求是等5条原则。

传记人物的编写

社会主义新方志不同于旧志,为劳动人民树碑立传是新方志的重要任务。因此,不管地位高低、不论是官是民,只要在世时有突出建树而且口碑极佳者,志书都应为其立传。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为显一地人物之盛,尤其应该注意为社会公认的各行业、各方面卓越人物立传。

立传人物收录标准。立传人物标准,可归纳为以下15项:

献身革命事业的中共地方党组织创始人及老红军,在历次革命战争和反侵略战争中的著名将士、战斗英雄、烈士;在不同时期担任党、政、军重要领导职务或有重大影响的人物;领导和参与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著名人物;从事社会、政治、经济改革,在社会主义建设各个领域中卓有成效的著名人物、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有重大贡献的科学家、发明家、实业家、金融家、教育家、科技工作者及社会科学方面的著名学者;对工会、青年、妇女、民族等社会工作有显著成绩的人物;从事文艺工作的著名作家、诗人、书画家、音乐家、艺术家;著名医学家、药物学家和医务工作者;体育界成绩卓著的教练员、运动员;各种能工巧匠; 少数民族中有较大影响的代表人物;有影响的侨胞和归国华侨;因舍己救人、见义勇为而献出生命的著名人物;在平凡岗位上创造不平凡业绩的典型人物;各个历史时期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方面的重要反面人物。

人物传记的形式和篇幅。人物传记的形式主要有三种,即独传、合传、家传(或称列传、世家)。独传即一个人单独立传;合传即有紧密联系的二人或多人共立一篇传记,如《焦作市志》中的“太行八英”等;家传即以家族为单位立传,如在焦作地区负有盛名的陈氏太极拳家族、司马氏家族,就可以以家传的形式记述,如此可以将一类或一个家族放在一起,便于读者阅读和查找。原则上一般以独传为主。

人物传的的篇幅依据事迹大小和资料多少来确定。特大传3000字以上;大传20003000字;中传10002000字;小传1000字以下。

人物传的基本要素和写法。人物传记由两部分组成,一是人物的基础资料,通常称人物传的基本要素;二是人物的主要业绩。为了准确勾勒人物的概貌,保持人物的个人资料完整无缺,应尽可能把传主的主要要素准确无误地记录下来。人物传基本要素有下面15项:姓名,包括字、号、别名和笔名;性别,传主是女性的要予以注明;民族,要写全称;生卒年月,一般在传记开头传主名字后面括注;出生地,一般要写明省(区市)、市(州)、县(区)、乡(镇)、村。尤其是客籍人,至少写到县;家庭出身,同时介绍传主家境;父母及配偶,可介绍父母配偶一般情况;所受教育,包括学校名称、专业、在校表现、是否毕业等情况;政治面貌,交代清楚入党、入团的具体时间、地点等;政治倾向的变化,也包括政治信仰的变化;参加工作的情况及其职务、职称的升迁变化;主要著作和主要发明创造;对人物评价,不可以直接硬性评论,要寓褒贬于事迹中;逝世情况,必要者还需记述传主死亡原因及人们追悼与怀念情况;埋葬地,一般包括墓地在何地,树碑与否,何人撰文写碑文。

一人一生业绩很多,贵在能抓住其最能反映人物风貌的典型事例。只有这样才能写出传主的个性特点。傅振化在《论人物志的编纂》中曾指出突出人物个性和特点,善于描绘其精神风貌,如实逼真、有声有色,使读者如见其人,音容笑貌,跃然纸上。人生在世数十年,其品德和业绩是一篇千字文绝对容纳不下的,人物个性千差万别,要写好传记难度较大,有三条经验值得借鉴:一是作者要在传主生平作为中挖掘出最生动、最典型、最具个性化的事迹,并将其写深写透。除此以外则是忍痛割爱,一笔带过或舍去不写;二是准确抓住传主主要活动的细小情节,透彻地展示人物丰富的内心世界和思想感情;三是善于以传主个性化语言刻画人物性格心态。寥寥数语画龙点睛。使读者产生如闻其声、如见其人、如临其境的感受。

人物简介的编写

人物简介是在首轮修志中创新的一种志书体裁形式,这是为克服“生不立传”所带来的弊病而设立的。优点是资料容易收集,教育今人作用更大。选入人物简介中的人物范围。没有以本籍人为主的原则,没有职务级别之限,客籍人物和基层人物都可写。人物简介的内容,首先是基本要素,应包括姓名、性别、民族、出生时间、籍贯、政治面貌、时任职务等要素;其次介绍事主对社会发展所作的主要贡献和重大成就。人物简介的编写原则是:实事求是,只记不议,寓褒贬于记述之中,不评议,不结论。

人物表的制作

人物表是广泛登录各类有贡献、有影响人物的良好形式,人物表的内容可繁可简,人物表的数量可多可少,伸缩性较大,设多少表为好,应实事求是,因地制宜。

人物表的栏目设置因种类不同而不宜整齐划一,但总的要求是要素齐全。如职官表,一般应设姓名、性别、籍贯、出生年月、职务、任职年月、离任时间等栏目;英模先进表,一般应设姓名、性别、籍贯、出生年月、嘉勉时间、嘉勉名称、嘉勉单位等栏目;名人表,一般应设姓名、性别、籍贯、出生年月、职称、单位、主要贡献等栏目;英烈表,一般应设姓名、性别、籍贯、出生年月、牺牲时间、牺牲地点、职务和称号等栏目……

人物志应遵循的原则

生不立传。为生人立传有三弊:一是生人事迹未完,善恶难以定论,一旦发生变化,有损传世之作的权威性;二是为生人立传,有时情面难却,很可能夸饰、溢美传主,甚至请托作传,有损志书的严肃性;三是为生人立传,有争上之弊,可能会无端引起许多矛盾,增加修志的困难。

附:白居易·放言五首之三

赠君一法决狐疑,不用钻龟与祝蓍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周公恐惧留言日,王莽礼贤下士时。说的是两个人:西周时的姬旦与西汉时的王莽。

周公,姓姬,名旦,是周文王幼子,世人惯称“周公”。有圣德,辅其兄武王姬昌伐商,平定天下,定了周朝基业。武王病,周公为册文告天,愿以身相代。藏其册于金匮,内容无人得知。后来武王驾崩,太子成王年幼,周公尽心辅佐,将周成王抱于膝上,朝见诸候。当时其庶兄管叔、蔡叔图谋不轨,但忌惮周公,于是在列国间散布流言,说周公欺侮幼主,图谋篡位。久而久之,周成王起疑。周公为避祸辞了相位,避居东国,心怀恐惧。后来有一日,天降大雨,雷电击开金匮,成王见了册文,方辨明忠奸,诛杀了管叔、蔡叔,迎周公重归相位。假设当管叔、蔡叔正四处散布流言诬周公有反叛之心的时候,周公便一病而亡;假设金匾之文始终未被成王所知,那么请问,谁人可以说得清周公姬旦到底是忠是奸?那其后的史书中他岂不就成了奸臣?

王莽,字巨君,是西汉元帝王皇后的弟弟、西汉平帝的舅舅。其人奸诈,依仗外戚专权,阴谋篡取汉家刘姓天下。但他深恐人心不服,于是预先谦虚恭谨、礼贤下士,假行仁义,当时天下人都齐声称颂王莽的圣贤仁义之名。后来王莽终从王太后处逼得传国玉玺,自立为帝。假设王莽在篡位称帝前就死亡,那谁又会知道他心底的不臣之心?那其后的史书中他岂不就成了一代贤臣,名垂青册了?

不超越志体。志书人物传是“志传”,是地方志的一个组成部分,因此要遵循志体的总的要求。一些把志传视为志书的特殊部分,认为可以超越志体的做法,诸如运用文学手法之类,表面上看是扩大了人物传的容量,增加了人物传的可读性,而实质上降低了人物传的资料性,降低了人物传的应有价值,使得志传成为文学性传记,在志书中黯然失色。志书和传记文学有严格区分,两者都讲究真实,但前者是生活本身的真实,历史的真实,而后者则是艺术的真实,创造的真实。对于艺术的真实来说,完全可以而且应该进行“想象性的描写和合理的夸张”,而志传切忌如此。

写法受内容制约。内容决定形式,人物传的内容应该是反映人物主要面貌的基本资料。受此制约,人物传的写法只能同志书其他部分一样,采用语体文、记述体,而且是介绍性的记述体,严谨、朴实、简洁地记述,而不能像文学作品那样进行肖像描写、性格描写,不能想象和夸张,去塑造典型环境中的典型性格。志书的写作技巧,可在对人物简历和功过实录的原则下加以变通,如可以先纵后综,亦可先综后纵,还可以一纵到底;可以直录,亦可白描,还可以适当的以人物实在的言行来揭示人物的重要思想境地。

以选材取胜。文章都应讲究生动,但是,不同类型著作的生动要求是各不相同的。而且,不同著作的读者对象不同,生动的标准自然也各不相同。作为资料文献的志书,当然包括人物传,追求生动性不能离开资料性而别有它求。要想志传写得生动,富有吸引力,一定要在资料上狠下功夫。主要应做到3点:一是资料珍贵,以权威的珍贵资料吸引读者;二是功过感人,以人物的功过激发读者强烈的爱憎感情;三是寓意深刻,努力做到言简意赅,乃至意在言外,使读者回味无穷。

应注意问题

思想政治问题。社会主义新方志作为“官书”,必须体现党和政府及人民群众的利益和意志,因此,人物志的思想政治问题,当然是首要问题,这是检验志书合格与否的关键,应引起编者的充分重视,从已出版的志书来看,容易出现问题的地方,包括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封建迷信方面。新方志具有“存史、资政、教化”之功用,因此,在编写人物志时,应在思想导向方面旗帜鲜明地反对封建迷信和邪教思想,容易出现问题的是采用旧志书中的人物资料时,不可避免地会遇到一些有悖于社会主义道德和思想的糟粕,应对此类资料进行认真的筛选和鉴别。二是民族宗教方面。应遵守各民族团结、平等的民族宗教政策,同时要遵守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在编写旧社会人物时,不要因为大意,将有悖于民族宗教政策的资料照录,要有斟别地选择使用,还在注意宗教的教义、仪式、教派、教规等方面的正确表达。需要特别注意的是,除五大宗教(佛、道、儒、伊斯兰、基督教)外,其他方面的人物更要慎之又慎。三是保密方面。在记述一些敏感人物时,应仔细审核所述内容是否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新闻出版保密规定》《中国人民解放军保密条例》的相关规定,是否不泄漏国家军事秘密、科技秘密、商业秘密的内容,是否有损害国家利益和荣誉的内容。四是新闻出版方面。要遵守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和各项规章制度,尤其是在涉及党和国家领导人时,必须征得其本人或家属同意,并报中央办公厅和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审定后,方可入志。五是涉港澳台方面。解放后去台人员入志方面,在文字表述时要特别注意从维护祖国统一的角度出发,遵守国家对台用语的相关规定,严格按照台办、外交部、外宣办下发的《关于正确使用涉台用语的意见》执行,对于涉及港澳的内容,应明确其是中央政府管辖的行政区,在表述时,注意不要与其他主权国家混同。

内容问题。在记述内容上,有以下几个方面应该注意。一是资料方面问题。在注意资料是否详实丰富,要力避简单化、内容千篇一律、人物特点不明显的倾向,如“XX同志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不为名,不为利,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他永远活在我们心中”之类的非常正确的空话套话,要尽量少写。归其原因,是资料缺乏,对人物资料没有进行深入研究,导致以空话套话“凑数”。只有充分掌握传主一生的全部资料,才能抓住重点,捕捉行动典型的感人细节,将传主“写活”。二是真实性问题。人物传资料,同志书其他部分一样要真实,不能虚构,也不能错讹。真实性,是志书的生命,亦是人物传的生命。传主的活动时间、地点,事件的经过、结果和影响,都必须有据可考,有稽可查,真切无疑。既要防止人为的提高、溢美,也要注意对人物资料本身的鉴别考订。志书资料工作,是极为严肃的工作,志书人物资料的考订,更要慎之又慎,不可掉以轻心。三是语言风格问题。志书人物传要求用客观、准确、精当的语言直陈其事,不允许用虚构、渲染的文学手法,也不允许“合理想象”,目前,一些志书的人物志出现两种倾向,或语言空洞无物,传主千人一面;或杜撰虚夸,仿佛传奇故事,这均是大忌。四是入志标准问题。入志人物应本着严谨、科学的态度,排除人为干扰,坚持以人物的历史地位和影响作为为标准,虽是“官书”,但不能有官本位思想,绝不能以官职大小为入志标准,“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要注意各行各业有一技之长的“小人物”,这样才能使人物志鲜活,读者才愿读,也才有存史价值。五是反面人物入志问题。志书要求秉笔直书,不溢美,不隐恶,对于反面人物也应遵循这一原则,选录一些有重大影响、臭名昭著的人物入志,正是为了惩恶扬善,使其遗臭万年,以扬社会正气,达到“教化”之功。

编修原则问题。一是断限问题,原则上,入志人物应以下限为齐,一般不要突破。二是地域范围问题,要坚持“本籍为主,兼收客籍”的原则,要注意“长期居住本地并有重要业绩”这一条件。三是人物排序问题。目前有几种排序办法:一是按门类分类。如把人物分为政治、经济、文化、科技、军事等各个门类。此排法问题是不少人物是跨门类的,如许多军事人物,同时又是政治人物,不少教育家又是社会活动家等等,难以归类。二是按历史时期分类。以时代为序,列为古代人物、近代人物、现代人物等。这种分类法,对跨时代的人物难以分期。三是按人物卒年排列。这种分类法,有时会造成先逝世的儿子排在老子的前面的情况。四是按人物生年排列。作为乡镇志,建议按生年排序,此法容易掌握,也可避免不少矛盾。

修志者,个人品德尤为要紧,在人物志上,尤其如此,绝不能以个人好恶为标准。在此,给大家聊一聊《魏书》纂修者魏收之事,以示警醒。

魏收(505年—572),字伯起,小字佛助,钜鹿下曲阳(今河北晋县)人,南北朝时期史学家、文学家。北魏骠骑大将军魏子建之子。与温子升邢邵并称“北地三才子”。历仕北魏、东魏、北齐三朝。他在北魏末年就担负起了皇家的修史工作,这时他才二十六岁。东魏时任中书侍郎,转秘书监,统掌国家藏书和文翰之事,兼任史职,负责修史。《魏书》的编修,历时未满四年。魏收与房延佑、辛元植、刁柔、裴昂之、高孝干等“博总斟酌”,撰成《魏书》一百三十篇:帝纪十四篇,列传九十六篇,志二十篇。书成之后,众口喧嚷,指为“秽史”,魏收三易其稿,方成定本。

魏收性格急躁,不能公平待人。过去同他有冤仇的,大多隐去人家的善政美德,不载入史册。他写史时常洋洋自得地说:“你是个什么样的小东西,敢同我魏收作对!我的史笔要抬举你能让你上天,要贬低你能让你入地。”因为贵族子弟议论认为魏收撰述史书不公平,文宣帝便命他在尚书省与贵家的子弟儿孙们一起共同讨论。前后投诉史书问题的有一百多人,有人说遗漏了他们家的世系职位;有的说他的家人没有被记载入史;有的说书中有随便诋毁的地方。魏收都根据情况一一解答。范阳卢斐的父亲卢同的传略附在他的族祖卢玄的传后;顿丘的李庶家的事传,称他本来是梁国蒙地人。卢斐、李庶对他颇有讥讽,说他写的史书不真实。魏收性情急躁,非常气愤,启奏朝廷说他们诬告,想对自己加以迫害。文宣帝早先就看中了魏收的才学,不想加罪于他。这时,太原的王松年也批评魏收,和卢斐、李庶一起获罪,各被鞭打,流配在街巷市坊,卢思道也被罪罚。然而,终因众口铄金,议论纷纷,朝廷下令命《魏书》停止传播发行,让群臣们共同商议。允许史书中牵涉到家事的人进入史局,不真实的地方可以陈述吁请。于是,贵族子弟众口传扬,称《魏书》为“秽史”,投递诉状的人一个接一个,魏收应接不暇,无法抗拒。这时,左仆射杨愔、右仆射高德正二人权倾朝野,与魏收关系密切。魏收也为他们家里的人作过传,这两个人不愿说《魏书》不真实,便堵塞言路,终文宣帝一世,不再议论这件事。孝昭帝认为《魏书》没有刊行,命魏收进一步研讨审改,他奉诏后对《魏书》作了很多修改。朝廷下诏允许《魏书》传行,魏收认为书稿藏之秘阁,外人无法看见。于是,朝廷命送一本交付并省,一本放在邺城,任凭人们翻阅改易。武平三年(572),魏收去世,朝廷追赠他为司空、尚书左仆射,谥号文贞。有文集七十卷。魏收因为写史书得罪了一些人,北齐灭亡之后,魏收的坟墓被仇家挖掘,遗骨被丢出坟墓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