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中站区档案信息网
欢迎浏览...
政务
中原经济区 政策法规 业务指导 职称教育
档案科研 档案学会 党建 精神文明 廉政
资讯
通知公告 档案新闻 档案界论坛
档案界维基百科 《档案工作》电子期刊
互动
网上预约服务 馆藏珍品展厅
网上调查 利用天地 档案征集 档案技术
档案文件查阅
已公开现行文件查询 河南数字档案馆
音视频档案 历史记忆 本地沿革
 史志档案文化
乡镇志编纂知识之第三讲——乡镇村志基本知识(二)
更新时间:2015-12-1

志书的体例

体例即体裁和凡例,是文稿的组织形式和编纂方法的总称。 体裁是文章的不同剪裁形式。地方志的体裁主要包括述、记、志、图、表、录、补、索引等。上述体裁以志为主,根据记述的需要,将以上各种体裁分别应用,是志书的一大特点。凡例,说明这本志书的内容和编纂体例,即发凡起例。

关于乡(镇)志的体例,主张众多,有主张沿袭县志体例,似有不妥,如山川河流、物产遗迹,不一定每个乡镇都有;有主张志无定例,由编者自定,也有不妥,正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乡镇志应基本上按照一般志书体例的要求去设目编写,比较符合规律,但又不能全部照搬,这是因为每个乡镇都有其特点、特色,要根据各自不同的特点特色,合理设置篇目。至于村志,则更宜灵活掌握,适当方好。在全省乡镇志编纂工作座谈会上,原省志办主任霍宪章在讲到乡镇志的编纂形式时说:“有的说是通志,上下限从古代到现在,还有的说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到现在;有的说是简志;有的说是图志。我想这个形式可以百花齐放,都可以,不需要限制,宜长则长,宜短则短,宜简则简,宜繁则繁,宜图则图,你们自已可以根据乡镇的变化去定。”

地方志的基本特征

地方志主要有区域性、综合性、连续性、资料性四个基本特征。

区域性。或称地域性,这是方志的首要特征。一方面,地方志是以特定区域为记载空间范围,以特定地情为研究对象,并以地方的特征命名志书,其所指内容无不以特定的区域为依据,在长期的修志实践中,还逐渐形成了凡与本单位区域毫不相干的人和事概不入志的传统。凡“越境而书”,或借外人以为桑梓生色的做法,均为修志大忌。另一方面,方志的内容有鲜明的地方特色。我国领土辽阔,各地的地理环境、历史变迁、建置沿革、资源物产、风土民情、方言、文化、经济生产,均具有鲜明的区域性特征,如仅凭全国性的史书、总志,则很难包容,地方志却有自己的独特优势。方志既是以一定的地域空间来记述一方乡土的全面情况,无论在志书的篇目结构安排,还是在内容剪裁等方面,总是力图突出那些能够反映本地区特色的内容,甚至不惜浓加笔墨。现在所修的新编方志,更无不继承这一传统,极力反映地方特色。

综合性。地方志是地情性书籍,综合记载一个地方自然和社会发展变化的基本面貌,内容涵盖地方的百科各业,各门类应有尽有,甚至那些细小而有意义的奇闻异事也有收录。志书内容涉及范围之广泛,门类设置之繁富,在中国各类史籍中无一能逾之者。历代志书无不以搜罗资料广泛,记述详备为宗旨,在反映一地自然、社会等方面,也总是力求“全而不漏” 、“详而无阙”。因此,综合性是方志的另一显著特征。

连续性。方志的连续性表现为编纂的连续性和内容、形式的连续性。宋代以前,地方志书经历了地理书、郡书都邑簿、地志、图经、图志等形式,在它的这一起源和雏形阶段,编纂的连续性还不明显。因此,宋代以前,“州县移易,其书遂废”。宋代方志开始有“沿革”一门,即后志保存前志的内容,又增加了许多新的事物。宋代续修的方式为后人所继承,但宋元方志不同于后者的一个特点是,新志成而旧志废,因此宋元时期编纂的志书留存下来的很少。从明代开始,改变以前的传统,前志不废,后志为续,逐渐使方志续修制度化。清朝、民国时期,对修志均有详细的规定和明确的要求。如雍正时规定各州县每六十年一修;民国时期规定省志三十年一修,县志十五年一修。虽然在实际执行中并不一致,有的相距五六十年,有的相距七八十年甚至一、二百年,但由于历代政府的重视,各地方志普遍编修,绝大多数地方的方志一修再修,连续编修两三次以上的省府州县志不下半数,甚至四修、五修或更多次数。由此可见,连续不断地纂修志书已成为中华民族文化的一个传统和地方上的一件大事。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中国历史上任何一种形式图书的纂写,在时间的连续长久性方面都不能与地方志相提并论。地方志书之所以受到中外学者的重视,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也是方志所具有的连续性特征。方志的连续性,是各地在多个历史时期的各方面资料得以全面、系统、完整地保存下来。

资料性。资料性是地方志作为一种著述的本质属性,是地方志的生命所在。地方志之所以历时两千余载,一直延续不衰,根本原因在于它保存了大量珍贵难得的资料。地方志编纂宗旨不是探索、研究事物发展规律,而是需要客观、全面地记载一个地方自然和社会发展变化的情况,反映它的基本面貌和主要特点。资料性决定了方志的功用和价值,从而决定了修志的目的。历代方志编纂者要求资料的真实可靠,选择精当,反对虚妄怪诞。为了志书可裨实用,历代修志者对方志的资料要求很严格。再者,方志编修者多是本地人,本地人记本地事,较为准确,且时间相距不远,易于考究,这就更提高了方志的资料准确性和参考价值。正是由于志书具有翔实、可靠的丰富资料,历代方志才成为不可替代的经世致用之作。

志书与其他文体的区别

志书有自己特定的文体。新方志要求使用语体文记述体,所谓语体文就是白话文,就是白话文的书面语言,有几点必需遵守:一是要以时为序,即记事必需按时间先后,由古到今,由远及近,从发生、发展写到现状。其次是述而不论,用资料说话,它记述的是客观历史,不需要画蛇添足加以品头论足,正如历乔木所说:“地方志不是评论历史的书,不是史论,多余的评论,不但不为地方志增光,反而为地方志减色”。三是记述中要寓理于事,就是通过对资料的记述,来说明事物的发展变化和客观规律,而不是通过说教来表现这些内容,不发议论,不搞虚构,不搞旁征博引,不搞合理想象,不进行逻辑演绎,一切结论都让读者从资料中得出,而不是靠编者直言相告。

与史体的区别。方志是存史,史书是论史,功能的不同,必然会写法不同。志书通过资料达到存史的目的,不能象史论那样,用大段的文字,来议论得失,分析因果,阐明规律,总结经验,上升到理论。归纳起来,史与志有四点不同:一是志横史纵,志以类系事,史以时系事;二是志博史约,志横列百科,史纵陈社会;三是志近史远,即通常所说当代修志,隔代修史;四是志叙史论,志重在记述现实,史重在探索规律。

与文艺作品的区别。文艺作品是形象思维,运用渲染和情感的文笔,进行想象和构思,塑造人物和事件;志书则是“其文直,其事赅,不隐恶,不溢美,谓之实录”。(汉·班固《汉书·司马迁传》)。

与议论文体的区别。议论文体的显著特点是论,运用概念、判断和推理,来表明作者的观点和主张,它以说理取胜,以理服人,其三要素是论点、论据、论证,论点提出要证明什么,论据回答用什么来证明,论证是解决怎样去证明;方志虽然也要表明观点,但不能直接说出来,更不允许旁征博引,或运用权威的著作来论证自己的观点,当然,在概述等章节,可以有“画龙点睛”之笔,但务必要少,还要恰到好处。

与工作总结的区别。工作总结有固定的格式和要求,大致由三部分内容构成:总结的名称、总结的正文、总结的署名和日期。正文部分是总结的主体,一般要说明情况,肯定成绩,总结经验,找出问题,提出措施;方志重在记实,虽然也要体现工作中的经验和教训,但不能象写总结那样,由执笔者总结几条经验,再开列几条教训。经验、教训必须寓于事实的记述之中。

与教科书文体的区别。教科书、辞典等,大多采用说明文体,在文字中解释定义、定理、公式、词义等,理性的讲解和技能、技巧的训练,是教材、讲义这种科教文体的重要特色;地方志不承担这些功能,地方志的知识性,也不是去解释名词,而是表现在本地资料的记述上。必要的名词解释、专题说明,不入正文,只作脚注或附件。

与新闻文体的区别。新闻文体包括简讯、消息、综合消息、评述性新闻、通讯、特写、记者通信、调查报告、新闻图片等。新闻一般由三部分结构而成,即:导语、主体和结尾。导语,就是把报道中最重要、最新鲜、最引人注目的事实提炼出来,一语道破新闻的主题思想和现实的指导意义,给读者一个总的概念;方志不同于新闻,在时限上有自己的断限。新闻要干预现实,指导当前的各项工作。方志的本原当然是客观事实,但不能直接干预现实。方志既记历史,又记现实,不像新闻只记新近发生的事情。方志不采用典型新闻文体的“三段式”。

横排竖写

志书要求横排门类,纵写始末,这就是志书的“横排竖写”。横排门类,就是把志书要记述的事物,分门别类,一一横向排列;纵写始末,就是把横排的事物以发生、发展的顺序完整地记述下来。横排要求“横不缺主项”,横排必须坚持以下三个原则:一是社会分工与科学分类相结合的原则;二是坚持标准相统一的原则;三是坚持因地制宜的原则。竖写要求纵为断主线,就是要系统地记述事物的来龙去脉,记清其始末因由,记述时要注意反映事物发展全过程,但又不能逐年逐月记“流水帐”,而是要记其兴衰起伏的转折,把起伏点连贯起来,从兴衰演变中反映其发展过程。

详今略古

详今略古(亦称详近略远),是古今方志编纂者处理详略关系的一个原则。这是由方志务求实用的性质所决定的。方志编纂具有一定的连续性,一个地方两志之间的间隔时间,长的不过一百来年,短的不过三几十年。因此,不必每部方志都从古代写起。凡前志已有记载的,除了为探求事业发展因果原委的需要外,一般不必重复记载。不但方志是这样,一些史书也是这样。根据“详今略古”的原则,新方志在将断限内的事物都写清楚的前提下,离现在越近的越要详写,越远的越要略写。这里的“略”,是指“简略”,而不是“省略”。对于断限前的事物,只要从“拾遗”、“补缺”、“辩误”这些角度予以记载便可以了。要注意的一点是,“详今略古”是编写原则,而不是搜集资料的原则,搜集资料无论古今资料都要尽量搜集齐全。

秉笔直书

秉笔直书是志书编写者必须遵循的原则,也是中国史学界的优良传统,它要求志书在记述事物时要忠于历史,按照历史的本来面目记载下来。在乡(镇)村志编写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遇到一些复杂和敏感的问题,如历次政治运动、国民党统治时期的历史问题等,对这些问题,要坚持客观公正的态度,既不回避,又要恰当、适度。但要注意,秉笔直书并不是“有闻必录”。

秉笔直书的来历

战国时,齐国的国王齐庄公被相国崔杼杀了。崔杼串通几个人立齐庄公的兄弟为国君,自己独揽大权。崔杼叫太史伯记录这件事说先君是害病死的。太史伯不从,他严肃的说:“按照事实写历史,是太史的本分,哪能捏造事实,颠倒是非呢?”他照实记录在竹简上,“夏五月,崔杼谋杀国君光。”崔杼一怒之下把太史伯杀了。太史伯的弟弟仲接替了哥哥的职位,他也是照实记录,崔杼想不到天下竟有这样不怕死的人,气哼哼的问:“你难道没看到你哥哥的下场吗?你不怕我把你也杀了吗?”太史仲面不改色,冷笑着回答:“太史只怕不忠实,可不怕死。你就是把我也杀了,难道还能把所有的人都杀了吗?”崔杼吩咐手下把他杀了。第三个太史叔还是不屈服,也被崔杼杀了。崔杼一连杀了三位太史,虽然十分生气,心里却很恐慌。等到第四位太史季上任,崔杼把他写的竹简拿来一看,上面还是那句话。崔杼问他不爱惜自己的性命吗?太史季说:“我当然爱惜性命。但要是贪生怕死,就失去了太史的本分,不如尽了本分,然后死去。但您也要明白,就是我不写,天下还有写的人。您只能不许我写,却不能改变事实。您越是杀害太史,越显出您心虚。”崔杼只好作罢。太史季回来的路上碰见南史氏迎面走来,南史氏对他说:“听说三位太史都被杀了,我怕你也保不住性命,是准备来接替你的。”太史季把写好的竹简给他看,南史氏才放心回去了。

“一纳入”“五到位”

1996年5月7日,在全国第二次修志工作会议上,李铁映代表党中央、国务院指出:修志工作绝不是可有可无的事,而是各级政府的职责,主要是省、市、县三级政府主要领导同志的职责,是两个文明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要坚持“一纳入”,即把修志工作纳入各地经济社会发展计划和各级政府的任务之中。要坚持“五到位”,即领导到位,机构到位,经费到位,队伍(特别是职称)到位,条件到位。要坚持党委领导,政府主持,专家修志,三审定稿制度。方志是“官修”的地情书、国情书,对各级政府领导来说,修志可以说是“官职”、“官责”。各级领导在这方面不能疏职,更不能使这项事业废弛。

“一纳入”“八到位”

2014年4月19日,第五次全国地方志工作会议在京召开,会议的指导思想是习总书记、李总理和刘副总理的重要讲话和批示。总体工作思路就是“一纳入、八到位”。“一纳入”,就是要把地方志工作纳入正在制定的“十三五”发展规划,纳入到政府的总体工作部署中去;“八到位”,就是“认识到位、领导到位、机构到位、编制到位、经费到位、设施到位、规划到位、工作到位”。

新编地方志的“三新”精神

1980年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下发文件,提出各地要开展编史修志的要求。4月,在中国史学会代表大会上,胡乔木提出要用“新观点、新材料、新方法。继续编写地方志”,这就是编写方志要体现的“三新”精神。

新观点。编写方志一定要遵循确定的指导思想,特别是要遵循实事求是原则。同时,还应注意以下4点:第一,记载历史上的人和事要用现在的观点,而不能用当时的观点和提法;第二,记述“文化大革命”及其以前十七年,要依据《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精神;第三,记述体制改革要符合党中央有关文件精神;第四,对旧资料要进行分析,切勿带进旧观点。

新材料。包括四方面:第一,旧志不记的资料,特别是由于时代的原因没有涉及的资料;第二,旧志中记错而经过订正的资料;第三,一般书中不载的资料;第四,从未有人记载过的资料,如实地考察资料。

新方法。大的方面说,编写志书要党委领导,政府主持,部门配合,众手成志;专业志由各部门编纂,方志办审阅;定稿前先举行评议会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