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中站区档案信息网
欢迎浏览...
政务
中原经济区 政策法规 业务指导 职称教育
档案科研 档案学会 党建 精神文明 廉政
资讯
通知公告 档案新闻 档案电子期刊
中原经济区专题档案
互动
网上调查 馆藏珍品展厅 民国徽章展
利用天地 档案征集 档案技术
档案文件查阅
已公开现行文件查询 开放档案目录
音视频档案 历史记忆 本地沿革
 党史工作
电视剧《胡子将军》中的主人公孙毅的故事
更新时间:2019/6/12

北京城的华嘉胡同里,有座着名的“将军府”。

  

  关于这座府第的历史,胡同里的老人能上溯到清初,然后,一代一代地顺沿讲下来,讲出300多年风云变幻沧海桑田。然而不变的是这里的主人似乎永远都是史上有名的将官。且不说皇太极御前的大将,也不说蒋介石麾下的宋哲元,单是在我们年轻的共和国历史上,这里就曾先后住过张震将军、王尚荣将军等。

  

  “将军府”名符其实。

  

  如今“将军府”的主人,是当代中国军事史上一位名声显赫功勋彪炳的人物。

  

  宁都暴动有他奋勇厮杀的身影;

  

  平型关大捷是他给党中央发出捷报;

  

  抗大二分校,是他培育出一批批指挥官;

  

  冀中大地,有他军区司令员横刀跃马的英资;

  

  他就是:1955年授衔的中将,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一级红星勋章的获得者,原解放军总参谋部顾问、全国政协常委孙毅将军。

  

  老百姓喜欢叫他“孙胡子”,毛泽东则喜欢叫他“孙行者”。

  

  1994年5月12日,是老将军90大寿的喜庆日子。那天中午,记者走进“将军府”。

  

  聂帅的原秘书张侠同志指着一位被红领巾们“包围”着的老汉,对我说:“他就是将军!”

  

  我愣住了!

  

  这难道就是大名鼎鼎的孙毅将军?他简直就像是一个老更夫,将军家的老更夫。

  

  那身旧得不能再旧的军衣,是他的将军服?那双黑布鞋,是他的将军靴?还有这个所谓的“将军府”,它应有的雕栏画柱呢?它应有的水榭楼台呢?没有了这些,难道仅仅几栋小平方就能称得上“将军府”吗?

  

  但将军就是将军,他的气势,他的风骨,再古朴,再平实,也还是遮不住。

  

  “我就是要打掉自己的威风!”将军说这话的时候,白胡子一翘一翘的,很迷人。

  

  将军这胡子也有故事,在我军严格的军营里,只有贺龙元帅、李克农将军和孙毅将军3人可以蓄须,这是毛泽东的特许。“胡子将军”的称号由此得来。参加将军生日贺典的,有党政军各界领导人,更多的是他的学生和青年朋友。但无论是谁,也不过是带来美好的祝愿以及鲜花之类。1938年抗大二分校毕业的十几名将官,给他送来一尊汉白玉小雕,老人摸了摸雕像上的胡子,又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孩子似地笑了,连说:“像!像!”至于别的什么昂贵的寿礼是没有人敢送的。据将军的朋友白永峰讲,将军曾怒吼着将一人的礼品扔到大门外。听了这细节对“将军府”的弊绝风清也就不奇怪了。

  

  将军的客厅很大,但没有纸醉金迷的豪华,沙发是旧的,地毯是旧的,而除了旧地毯与旧沙发也就看不到别的什么家具了。

  

  然而,这里有拙朴,有雄浑,更有幽雅。一张世界大地图挂在正面墙上,三面是出自各类行家里手的书画补壁。有黄镇同志赠的《松梅图》和“铁骨钢筋美玉颜,不怕狂风冰雪寒的题词;有李铎书赠的“老当益壮”;有原总参谋长迟浩田赠送的条幅:“华夏名将,学府高师,桃李满园,弟子万千”还有将军自勉的两个字“奋斗”,豪放,雄劲,写出了他自身的气质。

  

  老将军是个瘦高个,腰板笔直笔直的,高鼻细眼阔嘴,当年叱咤风云的英雄气质依然不减。除了那引人注目的翘胡子,最大的特征就是他的声音,说他“讲”话是不准的,因为老人的言语多是“吼”出来的。

  

  针对记者提出的一些疑问,将军“吼”出如下答案:

  

  “廉洁奉公,不是我孙老汉发明的,这一道德规范在我国文明史上是源远流长的。我只不过是尽力做而已,但我还没能完全做到。”

  

  “孔子说:‘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这就是说,执政者本身行为端正,即使不发命令,老百姓也会去干。执政者本知行为不端正,虽然发布命令,老百姓也不会听从。

  

  汉代的刘向指出:‘官莫如平,临财莫如廉。’做官最重要的是要公平,理财最重要的是要廉洁。

  

  北宋的清官包拯也曾一针见血地说:‘廉者,民之表也;贪者,民之贼也。’

  

  民主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提出‘天下为公,世界大同’的口号,以推动社会进步。

  

  以上忠贤、清官、革命家的思想意识与实践,其政治目的,虽然是为本阶级的政治统治服务,但其思想言行包含着群众的利益和集体主义的内核。这种为官不贪,清廉自守,不徇私情,一心奉公的传统美德正是我们民族的精华。古人能做到,我们共产党人为什么做不到?只有党风正,良好的社会道德风尚才能成为有源之水、有本之木,如果我们执政党的党员,特别是党员干部都能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一身正气,两袖清风,那么就没有不正的党风!

  

  “我孙老汉从参加革命的那一天起,就没有想到还能活到今天,更没有想过为自己索取什么。我老汉是幸存者,是后死者,和死去的烈士比,我是只有从苦之劳,而乏建树之功。我的老战友董振堂率领3800名战士,在高台和敌人打了7天7夜,他们宁死不屈,个个都是好汉,最后弹尽粮绝。董振堂从城墙上跳下来,他身负重伤,下令警卫员开枪打死他,决不当俘虏。警卫员说什么也不开枪,他掏出手枪自杀了。剩下的同志被敌人全部屠杀了。3800多人呢!同葬一穴!他们都是革命的种子。他们都没看到革命的胜利,都没过上好日子!”

  

  说到这里,老人泪流满面,他激动地做了个有力的手势,接着“吼”道:“难道我们有理由居功自傲吗?难道我们有理由贪图享受吗?难道我们有理由腐化堕落吗?

  

  据说,腐败分子一般都是先从“五子登科”入手,即率先解决“位子、票子、房子、车子、孩子”五方面的问题,在这五方面的待遇远远超出一般老百姓。

  

  孙毅将军却与之相反,偏偏搞了个“五子下殿”。

  

  1982年夏,担任全国政协常委的孙毅向全国政协党组写下了一份辞呈:

  

  政协党组:

  

  明年“五一”劳动节,我就进入80岁了。精神虽好,脑力已衰,自然法则不可抗拒。今冬开五次全会时,请免除我的召集人的任务,明年夏开六届一次全会前,请免去委员职务。

  

  在拥有众多委员的全国政协,孙毅是第一个提出辞呈的。经薄一波同志批复,印送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最后同意他辞去了政协常委和委员的职务。

  

  同年秋天,在有众多老将军参加的总参党委会议上,孙毅对着总参党委书记、总参谋长杨得志,三次弯下他那笔直的腰板,恳切请求辞去落实政策不久被任命的总参谋部顾问职务。www.gs5000.cn

  

  “总长同志,请理解我这个老战士的心,批准我的请求吧这样我会更安心、更高兴。”

  

  听着这位名将有些颤抖的话语,看着比自己年长的老哥,身经百战的杨得志眼睛湿润了。他紧紧抓住老将军的手,许久说不出话来。他们曾经是生死与共的战友,许久说不出话来。他们曾经是生死与共的战友,相濡以沫的兄弟。他们一同长征,一同抗日,一同打老蒋,几十年同仇敌忾浴血奋战的生活,结下了他们深厚的友谊。他太了解“胡子”了。记得1955年评衔之前组织上收到孙毅的一封信,信中说:“我只有从劳之苦,而无树之功,在评衔时宁低勿高,授我少将足矣。我投身革命决不是为了升高官、要厚禄,党和人民给予我的已经大大超过了我的奉献了。”

  

  杨得志了解他的过去,更了解他的现在。

  

  在座的党委委员们,有的是他的战友,有的是他的学生,这些人都被他这种高风亮节感动了。张震、徐信两位老战友走过来,拉着他的胳膊说:“老孙,您坐下,您坐下慢慢说。”

  

  在人民大会堂,习仲勋代表党中央、国务院向这位带头退下来的老同志深深地鞠了一躬……

  

  入城40年,他始终保持着河北农民特有的习惯,一日三餐,粥、烤馒头片,几碟家常小菜。一年365日,总是穿着二尺半长的旧军衣,老伴给买了件便装夹克,他试了一下,觉得不如军装舒服,脱下去了,吼道:“以后不要乱花钱!”他的脸盆是1952年买的,灯罩的历史则更长,是1946年的。“这么简单的生活标准,一定能存下许多票子吧?”肯定会有人这样想。然而,事实却恰恰相反。有时将军家的财政还出现“赤字”呢。每到那时,他就要可怜巴巴地对警卫员说:“咱们去卖点旧报纸吧!”而卖的钱,又被他拿去给青少年买书了。从1970年至今的24年,他每月都要给30名青少年朋友买书。为买书,过去他每月要花200元,现在每月都要超出500元。

  

  “青年需要书,可是书又都这么贵,我能给他们花点钱就花点吧!看到青年人进步,我比守着金银财宝还高兴!”

  

  这就是将军的“票子观”!

  

  1976年7月,唐山大地震,将军府的后墙摇摇欲坠。管理局几次动员老将军把现在的平方拆掉,盖个小楼。可他却说:“搞得太舒服了,我反而睡不着觉。把修房子的钱省下来,给那些没房子住的群众多盖些房子吧!现在条件很好,比大杂院里的百姓高级多了!”于是,将军就一直住在这里。住在这个与他身份不太相称的院子里。有他的“吼”声在,谁还敢和他说改建房子的事呢?

  

  将军的眼睛更不放过自己那辆车。

  

  警卫员安学奎对将军那辆老掉牙的“伏尔加”是一肚子的意见。“车的牌子硬,有威风,警察见了给绿灯。可对我们这台车就不那么客气了,到了礼堂门前,也都是往最后给排,憋老气了。车子低待遇也低!”小安对将军发牢骚。

  

  “我就是喜欢这个低”将军粗声粗气地“吼”道。

  

  总参给我顾问配了几次“红旗”,车开到门口都让将军给挡了回去后来,小安想了一个先斩后奏的办法。乘首长外出,他壮着胆子把“大红旗”开进车库藏了起来。那天,将军要去八达岭南口开会,一见“红旗”开出,立即问小安:“你捣的什么鬼,原来的车呢?”“坏了。”“为什么不修修呀?”“报废了不能修”“那可以换上海嘛”“没有上海车了。”“那可以换北京吉普嘛!你怎么不好好想想,我跟那些负责同志工作性质不同,我现在是去给青少年讲传统,为了跟他们打成一片,不要使他们小小年纪就产生等级观念。我用的车应该是牌子越低越好。坐上这样的车,见了孩子们,我还讲什么呢?”

  

  小安执意不换车,将军一跺脚说:“我走了去!”

  

  小安赶紧借了一台“伏尔加”将首长送到南口,事后,把“红旗”车退掉了。

  

  曾几何时,一首“毛泽东的儿子上前线……”的打油诗流传甚广,表现出人们内心对部分高干子弟的不满。特别是这些年,社会上刮起干部子女“经商”、“从政”的热风,更是成了人们议论的中心。为此,将军曾多次召开家庭会,给子女们敲警钟,要求他们:不要为世俗所惑,继续安心本职工作。子女们严守父训,勤勤恳恳地工作在各自原来的岗位上。小儿子孙兢,1969年参军,至今还是个营级干部。他与别人合作撰写的《说三国话权谋》一书,曾再版6次,并获1988年“全国优秀图书奖”。他没有满足这些,最近又写出《军事谋略学》。当他得知自己得了膀胱癌,也并没有被吓倒,父亲常说的那句“艰难困苦玉汝于成”激励他同命运作顽强的搏斗,同时,继续坚持自己专业方面的钻研。

  

  这就是老将军的“五子下殿”。原总参谋长迟浩田在总参的一次干部大会上郑重提出“远学雷锋,近学孙毅”。

  

  将军的故事还有很多,而对将军的评价更多。

  

  杨尚昆在一次军委座谈会上说:“大家都知道孙毅同志,真正是不为名不为利,我们都要很好地向他学习。”

  

  余秋里也曾讲:“如果我们全军有100个孙胡子,全国有1000个孙胡子,那我们就了不起了。”

  

  同他一起工作过的民主党派人士赞扬他:“堪称共产党楷模。”

  

  街道邻居的老百姓称赞他说:“这老汉还是共产党的官!”

  

  而将军自己则说:“不管怎样,人不能忘本!”

  

  他说的“本”是指什么呢?且听他说——

  

  “有一次,我们有十几个同志和老百姓一起被鬼子围住。在谁是八路军,谁是老百姓分不清时,敌人设了一个认亲的圈套。全村人站在鬼子刺刀面前,事先没有商量,现场也不能讨论,只能靠眼色行动。十几个同志被群众用父认子,妻认夫的办法依次领回,只剩下一个人还没有认。这时人群中走出一个姑娘,去拉这位八路军战士。鬼子端着刺刀问:‘站住,他是你什么人?’姑娘答道‘俺男人’。‘是真是假?’‘是真’‘那就亲个嘴给我们看看。’敌人说完哈哈大笑。姑娘慢慢地走向那个不断后退的八路军战士,一把抱紧了他,亲了他,然后领了回去。当时在场的中国人都哭了,那是什么年代呀?连真正的夫妻都不能在公开场合亲吻拥抱,何况是个未出嫁的大姑娘呢?这就是人民!我们的胜利之本!忘得了吗?”

  

  将军写字台的玻璃板下,压着一封毛泽东给他的亲笔信。将军说:“看到这封信,就使我想起毛主席,想起他领我们走过的为人民谋幸福的道路,想起他叮嘱我们‘把人民奉做上帝、把自己视为公仆’的话,我不能忘,直到死!”

友情链接